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罂粟的眼泪

2018-09-15 10:21:56

在金色的夕阳下,一株罂粟托起她椭圆的小脑袋在微风中欢快摇曳。晚霞照映着她瘦小的身躯,在大地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影子,她摇曳着,像在跳舞,让人觉得可爱。

这时来了一个汉子,他莽撞无礼,粗鲁异常,浑身的毛发像钢针一般硬生生地插在结实的肉体里。

这汉子刚踏上这片土地,飞鸟就吓没了踪影,野兽们慌得四处逃窜,就连彼时在道旁悠闲栖息的毒蛇,也立刻遁形隐没在草丛深处。然而罂粟是没法儿逃遁的,抑或她无意逃遁。总之在微风的伴奏下,罂粟依旧摇曳着,舞动着。

这显然引起了汉子的注意,他看着罂粟,脑袋里充满了疑问,他又走近罂粟,脑子里满是好奇。他凑近,嗅了一气,突然吼道:“真他妈香!”于是汉子取出尖利的匕首,朝着罂粟的脑袋狠狠地划去,一刀,两刀,三刀。罂粟在尖刀的蹂躏下变的伤痕累累,她小小的面庞上溢出许多乳白色液体,不知是血,还是泪。

这乳白色液体后来被叫做“阿片”,越来越多的人类开始认识它,使用它。罂粟可谓全身是“宝”,她那流尽了血或泪的干瘪身躯也没能入土为安,粗鲁的人把罂粟壳放到火锅里煮,或研成粉末作为调料,以满足人类日渐挑剔的味蕾,同时滋长他们的欲望。

阿片经过烧煮和发酵,变成黑色,美其名曰“精制阿片”,再从中提炼出百分之十的生物碱,更惹人喜爱,被叫做“吗啡”,吗啡与醋酸酐反应,着实表现了人类的智慧,成为人类一旦接触就欲罢不能的“超级白面儿”——海洛因。

在金色的夕阳下,汉子又出现了,他更加粗鲁,却无力再莽撞,结实的肉体变成了薄薄的皮儿,紧紧包裹在嶙峋的骨骼上。他不断地哈欠,目光呆滞,嘿嘿地干笑着,手里的尖刀和他的身体一起急切地摇晃。

土地被夕阳染成金色,罂粟依旧托起她椭圆的脑袋欢快摇曳。尖刀的蹂躏并没有让她们灭绝,这土地上又长出了许多罂粟的姐妹,她们在笑,笑得很无奈。

罂粟在尖刀摧残下溢出的究竟是泪,还是诅咒?

人类在阿片的陪伴下变得越来越浮躁,他们发动战争,自相残杀;他们杀妻卖儿,倾家荡产;他们敲诈勒索无恶不作。

有顺口溜云:

轻烟缭绕,不见火光漫天,烧得个金灿灿巍峨大厦倾;

烟枪一杆,未闻枪炮轰鸣,挣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在付出了许多惨重代价后,人类恍若大梦初醒,于是痛斥“阿片乃万恶之源!”此后断断续续对罂粟实施了几次“复仇”,人类踏上金色的土地,用仇恨的铁楸铲除了不少在夕阳下摇曳的罂粟。

可是人类的欲望却并未受到抑制,金色的夕阳照耀广袤的土地,人类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讽刺自己。罂粟还未被人类的铁楸铲尽,人类又发现了大麻——这种吸食后能让人产生美妙幻觉的桑科植物,再一次令粗鲁的人陶醉不已。

而后,聪明的人还学会自己制造“药品”来安抚他们的欲望,冰毒(甲基苯丙胺),摇头丸(冰毒衍生物),K粉(氯胺酮)等等人工合成的“阿片”应运而生。

罂粟在金色的夕阳下依旧摇曳,她们在舞,为着生命歌唱!她们在笑,因为人类的愚蠢;她们在怒,为着人类的罪恶!她们淌着眼泪,因为无穷的欲望让人类灼瞎了双眼,迷失了灵魂,而整个大地都因此流泪。

电池健康度
广州立体浮雕拼图
盛泰名都中心140㎡以上户型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