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山茶花儿开

2018-09-15 10:00:46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后半期。

为援越抗美,打破美国对中国的“新月形包围圈”,我们工程兵工兵第七团奉命开赴越南6号公路沿线布防。6号公路位于越北山区,是越南北部沟通我国的交通运输干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我们的任务就是保证6号公路的畅通无阻。

阵地上开遍了火红的山茶花,美丽极了!可是我们的战斗生活一点儿也没有诗意:整天就是你炸桥、我修桥,你炸路、我修路,你投弹、我排弹。美军投弹的招式叫人防不胜防:有即爆弹、燃烧弹、普通炸弹、定时炸弹等等。后来又投下一种奇怪的炸弹,这种炸弹没有定时器,你不管它,它不爆炸,只有在你排弹时、军车驶过时轰然起爆,我们的好多军车就是被这种炸弹炸飞的。上级知道后,严令我们6连迅速破解这种奇怪的炸弹。

我作为6连的连长犯了难。当时,不要说我们国家科技落后,就说我们6连,全部都是农村兵,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个高中生!提起这个高中生陈连举,更是让人摇头的主儿。这小子平时不与凡人答话,一有空总是看闲书、写日记、写爱情诗;要不就是在什么地方找来些旧磁铁、破线圈之类的玩意儿做玩具。这不,他还鼓捣出一个笨拙的电扇,摆在自己的床头,吱吱呀呀地摇着,一个人美滋滋地享受着。这种标准的“小资情调”当然为战友们所不齿,每当受到奚落时,他总是鼓起牛蛋眼说:“我招惹谁了我?”这句话说的多了,战友们干脆就叫他“陈招惹。”

我背地里埋怨:到陈连举家乡接兵的人准是高度近视眼!这宝贝次执行任务,敌机的一颗炸弹就吓得他尿湿了裤裆。我暗想,陈连举呀陈连举,你应该姓王,叫王连举,好一个怂包叛徒材料!不料听说要成立破解技术攻关小组,陈连举竟个报名。我想,反正“号里无马驴出差”,好歹是个高中生,就“招惹”他一回,算他一个。

谁料想次派他执行任务,就给我“招惹”了麻烦。这天,我派他的友邻炮兵阵地去,了解敌机近活动规律及各种炸弹的有关数据,说好七点前赶回。谁知等到夜里十点钟他才摸了回来,还从车上卸下来一大堆废旧铜炮弹壳。我正在气恼,炮兵阵地的一位首长打来电话,抱怨我们6连派去的“神经蛋”不听指挥,公然在敌机侦查时遍地乱跑,暴露目标。我劈头盖脸地批评他一阵,他却不温不火,嘿嘿笑了两声:“连长,这都是好东西呀,贵重着呐!”我哭笑不得:我是让你收集数据,谁让你去收集废品?真是哪儿不痒往哪儿抓!从此,我再也不敢派他单独执行任务了。

可是,让陈连举跟着我行动也同样“招惹”来麻烦。这天恰逢敌机来袭。飞机飞得擦树梢而过,炸弹“噗噗”的落地声伴随着机枪子弹“哒哒”地扫射声,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光荣。”战友们都隐蔽起来,可是唯独不见了陈连举!我焦急地四处张望,天哪,在一簇红山茶树旁,只见他身穿背心裤头,打着赤脚,正对着怒放的山茶花发呆,好像构思一首含情脉脉的赞美诗!我大喊一声,不顾一切地横穿公路向他扑去,想把它扑倒在山茶花下。不料这小子吓癔症了,反而转过身大喊;“连长,别过来!”说着飞速转身把我扑倒在公路边,重重地压在我身上。恰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山茶树下一颗炸弹被引爆了,红山茶树被炸飞了,血色的山茶花儿伴随着红色的泥土把我俩掩埋了。

当战友们把我们扒出来后,我非常生气,次叫了陈连举的外号:“陈招惹”呀“陈招惹”,你能不能别给我招惹是非了?这是玩命啊!

陈连举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土,满不在乎地笑了:“连长,连长,有门儿啦,我谢谢您!”

陈连举没头没脑话,说得我一头雾水,更加离谱的是,他居然人模狗样地发布命令:下午执行排弹任务,只准穿裤头背心,不许穿鞋,不许带工具,不许穿军装勒皮带,不许……这是什么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命令啊,倒好像他是指挥员!战士们都把目光投向了我。我刚才被炸弹震蒙了,虽然很生气,但也不知道陈连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看在这小子危险时刻扑倒我的份上,我没有生气,犹犹豫豫地下了命令:“下午就按小陈说的试试吧。”

这一试不打紧,当天下午,我们这群“赤脚大仙”就安全排除了两颗奇怪的炸弹。这两颗炸弹是我们完全用手扒、用指头抠出来的!所以,同志们的手上、脚上都是血胡淋拉的。陈连举很快排除了引信,接着又从炸弹里取出一个黑黢黢的玩意儿,高兴地大喊:“连长快看,磁性感应器,标准的磁性炸弹!”

那时候,大家还是次听说“磁性炸弹”这个新名词。

陈连举接着告诉大家:这种炸弹遇到铁质导磁的物体,马上就会起爆。上午他就是拿着自制的土测磁仪,测出这家伙就藏在山茶花下。当时还拿不准,正是由于连长全副武装,浑身上下都是导磁的物件,所以才引爆了那颗炸弹。

现在,大家才明白这小子只穿裤头背心的缘由。我擦了一把汗,怯懦地问:“小陈,那你为啥让同志们打赤脚呢?”

陈连举笑笑告诉大家,我们脚上穿的“军臭”,鞋带子梢头裹的、穿带子孔眼镶的,都是铁质,所以导磁,近距离接触磁性炸弹,准爆!大家不约而同地伸了伸舌头:这美国佬,真是太邪乎了!到此,大家才开始对这个“陈招惹”刮目相看。

可是问题又来了,就算陈连举说的都在理,凭着我们半天挖两颗炸弹的效率,这漫山遍野的磁性炸弹我们什么时候能排除完呢?

晚上,我在连部正挖空心思地想着如何加快排弹速度,彻底破解磁性炸弹的难题。门外传来了陈连举轻轻的歌声:

崇山峻岭间山茶花儿开

有一位少女真使我喜爱……

我一听就知道是陈连举自编的《山茶花儿开》,曲调怪怪地,不似我们流行的革命歌曲,明显是套用《红莓花儿开》的曲调,看来这小子心情不错。

我俩在连部默默地坐着各自想心事,我在想如何转变他的“小资”情调赶快进步,尽快破解难题,不知这小子在想啥呢?我点燃了一支烟,从来不抽烟的他也要了一根品了起来。他用忧郁的眼神望着连部掩体外繁星点点的夜空,半晌才突然来了一句:“连长,你说,在北斗星的下面不是我们的家乡吗?”我点点头,心想这小子可能是想家了?

为活跃气氛,我转移话题,笑着问:“小陈,听同志们说,你有女朋友了,叫茶花是不?”

不料他反应激烈,又瞪着牛蛋眼反驳:“谁说的?我招惹谁了我?我、我就是喜欢……连长,我就是来向您汇报:这一次我一定要争取立功,让人们看看!明天您给我一天时间,后天我给您答案!”

第三天,奇迹真的出现了:陈连举与几位越南老乡拉来了一车用废铜弹壳做成的铜镐、铜锹等拆弹工具,他告诉我说,他已经做过实验,铜不导磁,大家可以放心放胆用这些玩意儿拆弹了。我看着这些略显粗糙的家伙什儿,高兴地下达命令:“好,出发,执行任务!”

这些“工具”大大提高了我们拆弹的工作效率和安全系数,当天,我们连就拆除了十八颗磁性炸弹,成功率百分之百!经验很快就在全团推广,几天功夫,6号公路沿线的磁性炸弹被我们拆除干净,6号公路慢慢成了“炸不断地钢铁运输线”,一辆辆满载军用物资的卡车,经6号公路源源不断开往南方。路透社甚至报道说,北越请来了苏联专家团,经过研究实验,已经完全破解了美国的“神秘武器。”

消息传到连队,同志们戏说陈连举就是“洋专家”,有个叫张兵的战士撵着陈连举叫“招惹洛夫斯基。”想不到陈连举一听大怒,竟与张兵大打出手,张兵鼻孔出血被送到卫生队。陈连举被叫到连部后,仍在愤愤不平,鼓着牛蛋眼,还是那句老话:“我招惹谁了我?”

我听了经过后觉得好笑,他却一本正经地说:“连长,咱们中国是落后,可咱们中国人不笨,外国人不抬举咱,可咱不能自己糟践自己是不是?”原来这小子把战友们的玩笑话领会歪啦。

我批评他要注意团结,不要为小事伤了和气。可是他更加咬真,眉头紧皱,双眼喷火:“不是小事,连长!我就是憋着一肚子气!您说我们招惹谁了?我从小喜欢学历史,从鸦片战争开始,英法联军、八国联军,轮番来折腾我们,就连小日本都把我们打趴下!就在此地,好不容易咱有个冯子才,弄出个镇南关大捷,可算为咱中国人长脸了,到头来还是换来个不平等条约,这算什么事啊?我不明白,直到如今,还是不断有人千方百计地围堵、遏制我们,我们招惹谁了?”

这个牛脾气越说越激动,想不到这时防空警报响了,随着激烈的爆炸声,有人大喊:“不好了,卫生队着火了!”陈连举失声地叫了一声:“张兵——”,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卫生队的茅屋屋顶腾起丈巴高的火焰,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火苗不时从门里窗里窜出来。当听说医生与张兵俩人还困在里边。陈连举大喊着“张兵、张兵”冲了进去,我也一头扎了进去。烟雾中我发现医生趴在张兵身上,背部流血,后脑勺被掀开了。张兵还在哼哼,火舌在不停地掉落,我架起张兵,冒着火焰向门口艰难地挪去。突然,只听陈连举在后面大吼一声“我叫你招惹我!”屁股上挨了重重的一脚,我和张兵滚到了门外……

在整理陈连举烈士的遗物时,我在他的笔记本上发现了那首《山茶花儿开》:

崇山峻岭间山茶花儿开

吹瓶空压机
江苏石油添加剂
上东世纪--美美生活馆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