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宰天下 第五百八十四章 通灵宝玉

2019-09-26 02:04:34 来源: 自贡信息港

瞳宰天下 第五百八十四章 通灵宝玉

“我们倒没做什么,反而是秦兄深藏不露啊!”高鸿羽饶有兴致地看着秦锋,笑吟吟地道。

“高兄也不简单啊!”秦锋一笑,视线在高鸿羽身上扫了扫,停留在了他那条脑后的长辫上。

那条辫子漆黑如墨,柔滑顺畅,上面闪烁着淡淡的光泽。从这条辫子上,秦锋察觉到了一种相当危险的信号

瞳宰天下  第五百八十四章 通灵宝玉

“运气好罢了!”高鸿羽笑了笑,并没有过多地解释。

秦锋也不在意,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不久之后,六府狩猎战就该进入的决赛了。”唐信看向秦锋,道:“这段时间会有无数强队对前八发起冲刺,此次薛天宇挫退,难保他不会再起什么心思,所以我想这段时间,我们的合作可以更紧密一些。”

高鸿羽也点了点头,他们此次露面显然已经激怒了薛天宇,如果事后薛天宇想要对付他们,也是一件麻烦事。

虽然他们不是软柿子,但他们也不想在这时候与薛天宇这种妖孽级的人物对碰。

秦锋同样点了点头,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

唐信见到二人都没意见,淡淡一笑,旋即递出三块暗红色的玉佩。玉佩之上,光芒流转:“这是通灵宝玉,是我从一处遗迹中得来的。如果你们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只要催动它,另外两块玉佩之主就能感应到。”

“而且,当情况允许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以此为讯号,燃烧院牌,开启决赛。”

决赛的开启,必须以排名前十六的院牌燃烧一半为条件,而当这个条件达成的那一刻,排名前八的队伍,将会晋入的决赛。

秦锋看了一眼身后的朱丽和夏嫣然,二人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从唐信手中将玉佩接了过来,高鸿羽接过了另外一块玉佩。

“呵呵,今天的事情总算是有了结果,那我们就不再多留了。”

唐信见到事情基本谈妥。爽朗地一笑,略作交谈,便抱拳告辞,带着俏脸依然红润的庄青青迅速离去。

在唐信离去后,高鸿羽也转身告辞。

秦锋望着唐信他们离去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脸上一直压抑着的苍白陡然扩散开来,身体忍不住的踉跄地向后退了一步。

夏嫣然连忙伸出玉手扶住了秦锋,一旁的朱丽见状,刚刚伸出的手悄悄收了回去,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道:“原来是在死撑啊!”

“不愧是薛天宇!”秦锋轻声道:“如果再继续下去,今天只怕不太好收场了。”

他体内的蛮气消耗极大,如果继续斗下去,就必须开始拼命。薛天宇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这次交手,薛天宇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的一击,他是施展了一些隐藏得极深的手段,不然的话……”朱丽道。

夏嫣然螓首轻点,秦锋之前的两次惊天攻势,已经近乎完美,一重明。一重暗,时机把握得更是天衣无缝,如果不是那声愤怒的怒吼,薛天宇必然会重伤。

“薛天宇隐藏了他真正的底牌。”秦锋缓缓地道。如星辰般闪亮的眸子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那声怒吼他同样听见了,而且从其中,他感觉到了一股无法言明的威胁,那种威胁,强过他所遇见的任何同辈中人给予他的。

夏嫣然微微沉吟,道:“真不知道那是什么……”

秦锋抬起头来。目光望着薛天宇离去的地方,黑色的眸子中寒芒闪烁,旋即他一挥手,转身对着另外一个方向掠去。

下方,吴道、罗威他们见状,也掠了出去,跟了上去。

薛天宇,在接下来的决赛中,就让我来看看,你那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吧!

只是,不管这一次如何,我会赢你!

你我薛秦两家的恩怨,就在决赛的赛场上,彻底了结吧!

秦锋与薛天宇的惊天一战,在之后的数天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六府狩猎战赛场,所有人都听说了那场惊心动魄的龙争虎斗。

让很多人感到震惊的是,在双方名气完全不成正比的交锋中,霸占了分数榜许久的薛天宇,居然以被逼退结束了这场战斗。

虽然薛天宇被逼退并不是说明他输了,可他的这种举动至少象征着他对秦锋的忌惮,已经是达到了一种,即便损失些名气也要慎重对待的地步。

因此,短短数天内,秦锋的名气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暴涨起来。甚至,已经隐隐达到了与薛天宇分庭抗礼的地步。

到了现在,只怕六府狩猎战赛场上的每支队伍都对秦锋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了。

不过,虽然秦锋与薛天宇的战斗让不少人津津乐道,但这种战斗所造成的余波,很快便开始湮没,因为如今的六府狩猎战赛场,已经进入了为狂暴的阶段。

虽然六府狩猎战并没有准确的结束时间,只要排名前十六的队伍燃烧了其中的八块院牌,六府狩猎战就会直接晋入决赛。但所有人都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快要来了。

六府狩猎战的淘汰相当残酷,无数支队伍竞争,能成功的脱颖出来的队伍,仅仅只有屈指可数的八支。

这种淘汰率,足以让人闻之色变。

也是正因为如此,当六府狩猎战走到这一步的时候,也算是六府狩猎战为失控的阶段了。各方队伍,为了争夺分数,个个开始红眼。

这样的结果,便导致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斗疯狂爆发,现在这片破碎玲珑仙境辽阔的中央地带,几乎任何一个地方,都在爆发着惨烈的战斗。

所有的强队都红着眼着能对付的猎物,不过同时他们并没有察觉到,在他们搜寻着猎物的时候,更加强横的队伍,已经锁定了他们......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在此时已经没有了明确的概念。

而在这种失控的混乱弥漫着整个六府狩猎战赛场时,分数榜的前十六,同样翻天地覆地变化着。上面的分数,每时每刻都在疯狂地跳动着......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博士专家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是谁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电话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简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