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两百六十六章 打听消息

2019-10-13 07:19:13 来源: 自贡信息港

朝神记 第两百六十六章 打听消息

北海城,夙铭找到了那位亲手杀死邪魔的人,但是……

他看着眼前这个喝酒喝到醉醺醺,邋遢无比,头发乱糟糟团在头上的男人,怎么都无法将他和那个勇士联系在一起。

“前辈?前辈?”夙铭小心的喊着。

醉汉趴在一块石头上,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半眯着眼睛睡觉。

夙铭又喊了两声,见那人还是没有反应,便伸出手想要晃醒他,结果没想到,看似已经睡着的醉汉,竟然闪电般探出手,掐住了夙铭的脉门,一双眼睛缓缓睁开,明亮清澈,哪里像是一个醉酒之人!

夙铭心中惊骇,他的实力已经不弱,但却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擒住,此人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他赶紧收起轻视之心,小心的说道:“前辈……晚辈有事相求……”

醉汉盯着夙铭看了一会,松开了手,想赶苍蝇一样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走吧走吧。”

“前辈……我……”夙铭还想再说什么,那醉汉却翻了个身,屁股对着他,打起了呼噜来。

对付这种酒鬼,还是得需要酒啊。

夙铭从储物空间里拿出叶七夜曾送给他的精酿酒,打开坛子,给自己倒了一碗,也不喝,就那么晃来晃去,让酒味散发出去。

那醉汉抽了抽鼻子,猛地坐了起来,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夙铭。

夙铭在对方伸手之前,收起了酒坛,手里的碗却被抢了过去。

那人一口喝干一碗酒,然后便瞪着夙铭,伸出了黑漆漆的手,“酒来。”

语气不是很好,夙铭也不生气,依然笑嘻嘻的,“前辈,我这人就是好奇心重,想要知道的事情,就一定得知道,您就满足我的好奇心吧,我拿酒跟您换。”

醉汉冷哼了一声,“好奇心,会死人的。”

“我不怕,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师妹,比我厉害多了。”夙铭继续笑道。

醉汉沉默了一会,再次说道:“酒来。”

这一次,夙铭直接给了他一坛子。

一口气喝了个痛快,那醉汉还未来得及擦嘴,面前就多了一只烧鸡。

不客气的拿了过来,他啃了起来。

“你这小子,还挺会做人。”

“嘿,都是跟我那弟弟学的,若是他在这里,您肯定早就说了,那家伙做饭吃,可是一绝,是你从未吃过的美味。”夙铭想着叶七夜做的红烧排骨,口水都快下来了。

对于夙铭的话,醉汉是不相信的,酒足饭饱之后,他拍了拍肚皮。

“我说,你听着。”

“好嘞。”夙铭盘腿坐在醉汉的对面。

醉汉满是胡子的脸上,那双眼睛几乎都快被头发遮住了,他看着天空,轻声说道:“我在进入北海深渊后,一开始是按照地图所画,前往长有枯叶草的地方,准备采摘一些,出来后好换些灵石。但是中途,深渊内起了鬼风,我在寻找躲避的地方时,走错了路,进入了一处奇怪的地方。”

说到这里,醉汉的眼里露出一丝恐惧。

“我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在地图上从未见过,一开始是躲在深渊旁边的峡谷缝隙里,后来鬼风越来越强大,我便顺着那缝隙朝里面走,等鬼风结束后,我再往回走,却发现,出口不见了……”

青天白日的,夙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总觉得身边阴风阵阵。

“既然找不到出口,我便只能顺着缝隙走,缝隙的尽头,是个山谷,我在站在那里,一眼看去,竟然是个世外桃源的去处,不远处还有个小村庄,村庄外面,还有农夫在劳作,但是诡异的是,那里极度安静,没有太阳,却有灰白色的光芒,可以看清一切,我正要过去问问情况,心中却觉得不对劲,正在那时,离我近的农夫发现了我,他朝我看来,我才发现,他那张脸,竟然是腐烂的!”

“没……没搞错吧……”夙铭有些结巴的问,他倒希望醉汉遇到的是妖怪或者鸟灵之类的,但是腐烂的人……那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那个农夫看到我,立刻便嘶吼着,发出兴奋的吼声,朝着我快速的跑来,从那田地里

,突然站起许多同他差不多的人来,具是朝着我跑来,我才看到,他们的衣衫都快烂完了,身上的腐肉一块块掉落,那为首的农夫,手指都可以看到白骨,他们身上的气息十分邪恶不详,在那里,没有灵力可以吸收,甚至运行起体内的灵力,都非常凝涩,我匆忙间拔出剑,砍下了其中一个腐尸的脑袋,有漆黑的血液溅出,落到了我的手上,我顾不得去擦,一路回身朝着来时的路跑,他们就在后面追,快到尽头时,鬼风又起,原本没有的出口,再次出现,我冒着被鬼风卷走的危险,逃离了那里,从此,再也未曾进过北海深渊。”

醉汉的话结束,夙铭擦了擦额头的汗,“前辈……至始至终,您都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哪里,那里的腐尸,是什么?”

醉汉点了点头,“这些年,我也在思考,却始终得不到解答。”说着,他伸出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

只见那手背上有一处黑斑,散发着恶臭,让人看到就心生厌恶,想要远远逃离。

醉汉苦笑了一声,“这便是当初被溅到黑血的地方,我想了无数种方法,都没有去掉。”

夙铭皱紧眉,在心里想着关于那些腐尸的事情,怎么想,都没有头绪,“前辈,您还记得,您进入的缝隙,靠近哪里吗?”

“我只记得是在去枯叶草生长的方向。”

点了点头,夙铭再次拿出一坛酒,递给了醉汉。

醉汉伸手接过,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小伙子,劝你一句,那地方邪的很,我一直都觉得,我杀的那玩意,不是邪魔,而是比邪魔更可怕的东西。”

夙铭叹了口气,“多谢前辈的告诫……我……我先行一步……”他的话有片刻的停顿,目光看到了醉汉的手腕,仿佛被针扎了一般,立刻转移了视线。

“去吧去吧。”

离开了那里,在醉汉看不见的地方,夙铭拔腿就跑,朝着之前居住的客栈跑去。

他在那醉汉的左手手腕上,看到了已经开始腐烂的黑斑……而在他的衣领上,也沾染了一些暗黄色的粘液,他为什么从不刮胡子和头发,为什么实力强大却形同废人……

心中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想,他必须立刻告诉北堂静,这北海深渊,不能入!

北京精索静脉曲张治疗的医院
贵州牛皮癣医院哪儿好
合肥哪的医院看癫痫病
江苏前列腺炎医院哪家好
太原白癜风专科医院正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