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战魂 第二百八十七章:牧云王的禅让

2020-02-15 21:51:39 来源: 自贡信息港

龙血战魂 第二百八十七章:牧云王的禅让

“首领说的是,周青立即传讯回天安城,让所有军士做好准备,”周青再次抱拳,对妩媚道,

“呵呵,去吧,希望你不会让主公失望,”妩媚嬉笑之间,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动人心魂,对周青微微一挥手,道,

周青离去,妩媚也不逗留,转身就走,

离开了知府衙门,妩媚直接赶往无尽山脉,方向直指左角峰,

而此时,在遥远的西方,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无数部落零散的组织在各处,

草原中央,一个大部落中,帐篷连绵数十里,居中数里地内显得有些空旷,无数军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巡逻着,

夜已深,牧民们早已经休息,但在王帐中,却依旧灯火通明,

马蹄声响起,不一会儿,马嘶高昂,脚步声传來,一个身穿战甲,腰间佩刀的清秀男子走入王帐,

面对坐在王帐上的王者,这男子摘下头盔,单膝跪地,参拜道:“杜青峰参见牧云王,”

不过短短数年的时间过去,牧云王显得更加老了,

这数年的时间中,西方三十六国战乱频繁,牧云国更是得到尤然国的照顾,始终沒有太平过,

牧云王堪称一代明主,为牧云国子民劳心劳力,发丝已尽数苍白,再无当初浩云峥來牧云国时的那般风采,

“杜相国來了,快请起吧,”见到杜青峰,牧云王放下手中折子,抬头急忙道,

杜青峰起身,

牧云王又道:“请坐吧,”

杜青峰抱拳谢了一声,來到一旁早就为他准备好的位置上坐下,

此时杜青峰在牧云国的身份地位,那可非同凡响,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有着代替牧云王发号施令的权利,真可谓是权倾朝野,更有着相国之称,

“不知牧云王八百里加急召唤青峰回來,有何要事,”杜青峰坐下,直入主題,淡淡道,

牧云王放下手中毛笔,细细的观看了杜青峰半响,这才微微摇头,道:“差不多快六年时间了吧,自当初杜相国來到我牧云国,距今为止,也差不多六年时间了,这六年來,战乱不断,若是沒有杜相国一力承担,我牧云国早已沦陷,百万子民,早已沦为奴隶,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在这里,本王代替百万子民,感谢杜相国了,”

说着,牧云王还抬手对杜青峰抱了抱拳,

虽不知这牧云王为何忽然如此感叹,但杜青峰可沒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急忙起身罢手道:“代政王客气了,青峰不过是受到少爷托付而已,牧云国就是少爷的另外一个家,青峰一个做下人的,自然要为主子守护这一个家,不让那些怀有狼子野心的人占据,”

闻言,牧云王很满意的微微点头,但随即便不由苦笑道:“不过,本王今日召集杜相国前來,却是想和杜相国商量一件事情,不知可否,”

杜青峰再次坐下,问道:“牧云王请说,只要青峰能力所及,定当竭尽全力,”

牧云王闻言,沉思了一下,这才有些黯然道:“你家少爷,如今已是代政王,身份尊贵,乃是天下共主,就连本王,也不过是他手下小小一方诸侯而已,此时,这牧云王的位置,已经不适合他,因此,本王想把牧云国交给你,可否,”

杜青峰心中一惊,急忙回绝,道:“代政王不可,青峰只是一个下人,这牧云王的位置,即便禅让,也应该禅让给牧云国将來的驸马,我家少爷,万万轮不到青峰担此重任,”

“呵呵,”牧云王摇头一笑,道:“你还是沒听懂本王的意思,你是下人不错,但如今在代政王面前,本王也同样只是一个下人,你我职位虽有高低,你无官职在身,本王确实诸侯之一,但在代政王眼中,本就一视同仁,这牧云国,无论谁做主,但始终都是代政王的,你又何必推辞呢,况且雁儿早已失踪多年,如今生死不知,谈何联姻,为了我牧云国子民,杜相国,你就答应老夫吧,”

杜青峰沉寂了,

牧云王说的沒错,如今在名义上说來,整个天下都是浩云峥的,四极八荒,不止牧云国,按照规矩,即便是尤然国,雪狼国,东胡国,北漠,东海,南疆,所有地界都是浩云峥的,那些所谓的王,同样只是浩云峥手下的诸侯之一,因此,这个牧云王他做与不做,牧云国始终都是浩云峥的,

再看看牧云王,多年來,劳心劳力,早已心神憔悴,杜青峰真的不忍拒绝,

见杜青峰沉默下去,半响也不说话,终于,牧云王起身,來到身前,猛然跪下,道:“杜相国,你就答应老夫吧,自三年前老夫披甲上阵,中了敌军伏击,身中剧毒后,早已生机耗尽

,沒几年好活,难道你还要老夫继续如此劳心劳力不成,”

杜青峰面露难色,但看着跪下來的牧云王,终究还是不忍,急忙上前,扶起牧云王,无奈道:“青峰答应就是,”

闻言,牧云王乐了,道:“好,既然如此,明日一早,本王立即宣布,收杜相国为义子,即刻禅让,如何,”

杜青峰想了想,道:“尤然国动作不断,沒有时间慢慢做一些礼节,也只能如此了,”

牧云王点头,道:“很好,不过,不知你对这次三国联军有何看法,”

杜青峰思虑了一下,微微摇头,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笑意,道:“什么所谓的三国联军,这不过是尤然国弄出來唬人的而已,”

牧云王不知何意,问道:“作何解释,”

杜青峰道:“三国的确开始联军,但却迟迟未到我牧云国土地上來,显然,三国虽然已经联军,但实则上,根本沒有发动兵马,而这一切都是尤然国弄出來的,很显然,联军攻打我牧云国是假,暗中开始吞并雪狼,东胡国是真,”

牧云王身躯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杜青峰,道:“尤然王这是找死吗,虽然九胡十狼的国力都不如尤然,但两国若是被惹恼了,联手之下,他尤然国必将灭亡啊,”

杜青峰摇头,道:“这件事情沒这么简单,很显然,悠然国后面有高人指点,只是不知道此人是谁罢了,有此人的指点,雪狼,东胡,必灭无疑,”

见杜青峰说的这么有把握,牧云王不由深吸一口凉气,不再说话了,

次日一早,牧云国连续发生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牧云王膝下无子,于是收下整个牧云国的希望,也是牧云国子民最爱戴的相国,杜青峰为义子,

第二件事,牧云王禅让,杜青峰成为新一代的牧云王,

牧云国的百姓都很淳朴,他们要的很简单,就是能有一片草原,每天放马牧羊,快乐的唱着山歌,和家人安心快乐就好,

而这样的生活,在这混乱的天下,显然只有杜青峰才能给他们,因此,杜青峰登基上位,不止沒有百姓反对,反而得到了整个牧云国的拥戴,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