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煌第二二零章摧枯拉朽求推荐求月票

2020-01-25 05:17:42 来源: 自贡信息港

神煌 第二二零章 摧枯拉朽(求推荐求月票)

当宗原从这方阵之后透出,整个战超都是一阵死寂

只闻得那个方位的兵戈交击战甲冲撞,以及那嘶嘶马鸣与惨叫怒嚎之声,不断轰响

三千铁骑从正面突入却并未直线突破,而是才刚刚突入方阵,就来了一个四十五度角的侧击就宛如一口利刃刺入人肚腹之内,而后又往旁那软肋处一折

整个骑队,往左划出一个漂亮至极的弧线↓击要害,也恰是打在了三寸之处,紧紧抓住这整个方阵中稍闪即逝的空隙漏洞就有如割奶油一般,无比轻松的,将这方阵,彻底的穿透,彻底的击溃!甚至快到附近之人,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而当宗原领着身后的玄甲骑士】从这个方阵中穿阵而出,身上竟是连半点伤势也无而身后的三千人,居然直至此刻都保持着完整只有仅仅三十余人,站死于内

整个过程,甚至轻松到到连三千玄山甲骑本身,都是无法置信

换作往日,在这五千精锐步军方阵面前,即便是完整的玄甲风龙骑来冲阵,也要损失惨重然而此刻,却仅仅三千人,三千精骑,就已办到!

而当惊怔过后,这三千玄甲骑士,那本已渐渐平复下来的热血,也再次在血管里奔腾涌动,仿佛火焰燃烧都只觉是没法压抑,齐齐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咆哮!

“胤!”

声音低沉,含着狂燃战意,一股杀意冲腾,气势霸烈无比,直冲霄汉便连他们的马驹,也受其所激,纷纷兴奋地嘶鸣,眼中渐渐赤红一片奔腾之时,更是有力更是灵敏,也更为迅捷!

只有宗原,双目仍旧是漠无感情,也专注到了极致以他出生之后的这二十六年来,从未有过的认真全神灌注的体会着自己双手施展出来的这套枪术

在这大军之中,无数强敌的窥伺压迫之下思绪竟也是从未有过的明晰只觉是自己武道之中,无数的疑难,都是被瞬间解开№许多多,被他视为无解的滞碍难解之处,在宗守的操纵之下根本就不成问题

手中每一个枪势,体内气机每一个变化,都莫不隐含玄机,莫不是发人所未发道人所未道就有如醒醐灌顶一般,不断冲入他的心神之内一层层堵在他面前的武道壁障,就如眼前,这个被轻松破开的步军方阵,势如破竹,迎刃而解!比纸还脆弱

而在不知不觉间,他发觉自己居然也能渐渐跟上宗守的动作有时候想出的枪路变化】本能欲做出的反应,竟与宗守的操纵,完全相同

到最后宗原干脆就是沉浸其间,一时舍然忘了到底手中这凌厉枪势策马踏阵时的种种举措,到底是出自于他自己,还是远在十里之外的宗原

全然物我两忘,脑海内只有一与)‘战,字疯狂的想要寻觅更多对手,让他可以在更激烈的战斗中领悟宗守的枪法之道,领悟宗守的冲阵之术

当整个骑阵透出,仍旧是余势未消仅仅二十丈距离的冲刺,就已加速到了极致!而出现在宗守眼前,又是另一座近在咫尺,凝固如山的铁甲方阵

这一次,却并未动用任何秘武枪术而是直直一枪,往前刺去!

整整三千人之意念,所有武道之‘势”此刻都已连为一体口而其中泰半,又都加持于宗原一身」体内真气,在这强横意念的提聚之下,凝聚升华到了极致,竟仿佛已突破了玄武宗的界限天地灵能,亦疯狂的汇聚

这一刻,哪怕是不依灵甲外丹之力,他也有自信,与那些玄武宗师抗衡!

枪势刺出,气透百丈人尚未至,就有百余甲士,被罡风气劲生生掀飞洞穿,骑着龙角翼马,撞入阵内!

而此刻他的眼前,这甲士密布的方阵之中,已是隐隐间现出一条弧线只需循着这条线路冲击,就必可将此阵冲溃!

其实还有着其他的几个选择,不过却无一个,都能及得上这条线,更快捷容易

这个方阵的统军之人,乃是一名六脉武宗,此刻也见势不妙,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连同另几位武宗强者,一起赶至阵前,试图阻拦他的前突之势

宗原却看都没看一眼,枪尖半空中一划,在劲气刀芒内,几朵枪花那点点亮芒,就如昙花一现,瞬即消失而后便又见血花涌出,几具毫无生气尸体,猛地载到在地

没有哪怕半分耽搁,龙角翼马就飞驰而过

三千玄甲铁骑,排山倒海一般,冲入阵内就如洪水席卷,将这里的五千黑色甲士,彻底的淹没覆盖一万二千只高速奔驰的马蹄,将那地面的尸骸踩踏的是血肉纷洒

而当那宗原的马,再次从密集的布阵中透出,口中又是一个深呼吸,声如雷鸣震荡

“第二阵!破!”

后方三千甲骑,亦纷纷举臂,高声呼嚎:“今日吾等,马踏千军!”

整个锥形骑阵,又是一个半弧形的转折有如重锤,撞入到了那后方处,仅距二十丈的第三个步军方阵

强大的冲击之力,瞬间就把阵前那些甚至还没有多少心里准备的甲士,纷纷撞飞砸碎骑枪与战马过处都是所向披靡

仅仅两百个呼息,宗原就已透出阵外,身上的战甲与手中的紫雷枪,都已全数染红一身血云甲,显得愈发的冰冷狰狞,血腥无比

“第三阵!破!”

“我等死而无憾,杀!”

又是一声虎吼,整齐无比虎中原跟在宗原后面,也是被激的是血液沸腾,

一时之间,只觉是今日,真的是死在这里也没关系!

心里最后一丝保命之念,也消失无踪只暗暗咒骂着那位世子,果然狡猾利用那宗原的身体,只在后面看戏指挥便是,无需冒半点风险不过今日这一战,真是让铁虎一族的好战血液,彻底的燃烧

身为铁虎男儿,就该驰骋战超刀战万军!

似今日这般不酮的冲杀,才是真正过瘾即便战死在这里,也是甘心

几乎无瑕思绪,三千铁骑,就已紧随着龙角翼马,撞入到那第四列方阵之内!

明明是枪林密集,严整而hòu实,远远望之,就仿佛如磐石一般可此刻当骑军冲入,却只觉遭遇的抵抗之力,实在是弱到不用去在乎!只需跟着宗原马步,往前冲击便是

若说虎中原先前,还有些害怕,有些疑虑可是这一刻,却已忘记了一切

这一战,必将马踏千军!

xxxx

“这是宗原?那个本该是终生无望武宗之境,迟早被我砍掉头颅的宗原,开什么玩笑!”

那高台之上,风煜的面色,已是青白一片

那个曾经被他亲手打跨,跪倒在地的宗原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强?

特别是统帅这三千铁骑,在他这二十五万大军之中,横冲直撞,近乎于无敌之姿,真正是令人心悸

哪怕以前,曾经胜过此人,哪怕是对自己麾下的大军,还有着几分自信此刻的风煜,也依旧是为之心惊胆战,忌惮隐生

“连破三阵,击溃一万五千人,总共用时不到半刻钟”

雄魁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处,神情也同样是难看无比那第四个方阵,已然是摇摇欲坠,离崩溃不远□至可以说从始至终,都未曾阻拦住这三千甲骑哪怕片刻!

“还有两阵,估计再只需不道五百息那一位,就可以杀到我们面前”

风煜的瞳孔,立时一阵紧缩

云瑕军布阵,是五千人为一方阵,而这偃月阵的中央,则共有六阵排列彼此间的间舟,是十丈到十五丈不等

既留出一定的空间,以调动兵力又不至于在前军溃败之后,波及后军,冲动阵脚更不给敌骑,任何加速冲击的空间,乃是极高明的布阵之法

然而此刻,风煜却是后悔到了极致,早知如此,倒还不如一股脑挤在一起更好他自谓hòu实的中军,拦不住这三千铁骑的冲击,那么这偃月阵,还有那两翼挤压围杀的对策,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面色忽青忽紫了片刻,风煜终是轻吐了一口:“令慕灵谢怒二人出手,无论他们拿人命填也好,自己上也罢,一定要给我把那宗原拦下!还有那些个灵师,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怎么现在还没出手?”

这三千玄山铁骑,因尖芒处太过锋利,才如此锐不可当那么只需将这锋芒彻底的磨平打折,剩下的人,也就再无需在意

风煜又转过头,把目光看向雄魁后者也是心领神会,颌首道:“这时候你我自然是同舟共济,那穆江随你之意调动就是”

想想又觉不放心,雄魁又若有所思道:“我那两千狂熊甲士,也会调来!”

以那宗原,摧枯拉朽般的势头,他还真有些的,剩下的两个方阵可能阻拦不住□至那三位玄武宗师联手,也仍旧无法使他放心有这两千狂熊甲士护住这高台,关键之时,说不定就可薄他们的性命

天长市中医院怎么样
宜黄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治疗宫颈炎方法
宁夏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山西有男科医院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