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邻居蔺伯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2:09:34 来源: 自贡信息港

兰州打工回到家里,离春耕开始已经没几天了,可还有一堆粪没送上地。  近几年来放牧牛羊的草山几乎都被人们开荒种了当归,家家都不再养牛养羊了,比起前几年,农家肥几乎都被化肥替代,但家里还有一点猪粪和草木肥总不能剩下来不往地里送。  回家的第二天清早,起来正在洗脸,准备吃一点馍馍就去送粪,忽然听见有人推开大门走了进来,走到院子里故意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抬头一看原来邻居蔺伯。  “大年,你这趟去那达(哪儿)打工的,挣得好吗?”蔺伯很热情地问我。  “好着呢,不到一个月时间,拿到家里一千多一点,买肥料的钱够了。”我说。  这时妻子把馒头已经蒸熟了,我便招呼蔺伯上炕喝茶吃馍,他口里说“不上去了,已经吃了,还忙呢。”屁股已经坐在了炕沿上,我顺便给了他一支烟,他边抽烟边给我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我心里明白他又是要央求我给他干活的,我心里正思考怎么推脱他的央求,还没想出一个好的托词,妻子便数落起我了,“临走的时候我就给你说过,后来还给小军带话让你早点回家,你就是不早点回家,马上就要种田了,粪还没有送到地里去,有你这样的人吗?你不是不知道我自打去年摔了一跤后,再也干不动重活了吗?”  “哎呀,我把牛草忘了没添,有时间了再来坐……”蔺伯突然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他还没走出了大门,妻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着蔺伯佝偻的身子和踉跄的脚步,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便责怪妻子不该对蔺伯那么刻薄,妻子立即反驳我,“嗨!就你心慈面软,我就怕你又答应给他家干活,就叫他知道咱们自己粪还没有送上地,让他开不得口。”顿了顿,妻子接着说:“光想着沾别人的便宜,他的东西都是铁公鸡的毛,一根草别想从他家里拿出来,给他家干活还得到自己家里吃饭,偶尔管上一顿饭还要让全村人都知道,并且还是剩饭剩汤……”  妻子的话虽然有点尖刻,但全是事实,我也没理由反驳,只是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了,便狠狠瞪了一眼,“不要再说了!”妻子这才走进厨房忙她的事去了。  蔺伯年轻的时候不但全村身体、也是聪明能干的人,学什么会什么,尽管只上了两年小学,但打得一手好算盘,在生产队里当了十多年会计,后来又当过一阵大队主任,不是这里开会就是那里参观,很少参加重体力劳动,包产到户后他才卸任了。包产到户后家家都分了牛羊,都需要修牛圈羊圈,做一些装粮食的柜子之类,蔺伯看农闲的时候还能够挣钱,于是他就给邻村的刘木匠当徒弟,跟了几个月就自己单独包揽木活了。  蔺伯当会计的时候有过几次招工的机会,为了能到兰化厂当一名正式工,他给驻队干部老汪杀了一只鸡两斤清油,一直送到老汪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终于没有招成,后来老汪给了他二十斤粮票。自打那以后蔺伯就下决心供儿子念书,为了儿子念书,蔺伯没有少费心思,蔺伯的儿子上高中后,几乎就不让儿子参加任何家里的劳动,不论星期天还是假期里,就让儿子看书学习,也不让儿子去串门。为了的学习有进步,为了给儿子吃些“偏食”便给儿子的班主任老师逢年过节都要送些毛毡、腊肉、清油等东西。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初中学习成绩平平的儿子,上高中后成绩突飞猛进,高一学期还是全班第四十七名,高二的第二学期上升到前十名,次高考就考进了甘肃农业大学水利工程系,成了解放以来全村个大学本科生,蔺伯高兴就不必说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学费没有着落。八十年代末期人们不再为吃饭发愁了,但说起钱几乎家家没有,家里存有上百元的人一个村找不出三家,为了凑齐一千多元的学费,蔺伯不得不四处求人借钱,眼看就要开学了,钱终于没有凑够,他不得不一咬牙把耕牛卖了。把儿子送到学校后,他打听煤矿上能够挣大钱,他毫不犹豫的跟上邻村的几个亲戚去挖煤了。大学毕业后儿子分在河西一个水利单位,并在那里安家落户了。蔺伯有三个女儿,都没有上学,儿子结婚的那一年大女儿也出嫁了,二女儿也订婚了,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彩礼,正好赶上给儿子办婚事,蔺伯也就不再去挖煤,回家安安心心的种地,农闲季节做些木匠活挣些钱做为家用。  蔺伯是特别能吃苦的人,除了承包地还开了许多荒地,一年生产的粮食就有六、七千斤,还有药材土豆之类,每年到秋收的时候老两口天不亮就上地了,直到回家时其他人都准备睡觉了,为了让小女儿帮自己干活,也想找一个富裕的家庭,多要一些彩礼,二十四、五岁还定不下婆家,跟上外地来的牙医跑了,一分钱的彩礼也没有拿到,蔺伯气的病倒在炕上半个月。蔺伯的生活十分简朴,穿的衣服全都是儿子退下来的旧衣服,他也抽烟喝茶,茶叶是的一斤只有几元的,抽的烟是逢集买的劣质的也的旱烟叶子,儿子偶尔给他一半斤茶叶和几包纸烟,自己舍不得用,也不给亲戚朋友用,直到放到茶叶发霉扔到。二女儿家离自己近,只有五六里路,两口子经常帮他干活,他的茶和纸烟就是女婿也舍不得给,有一年女儿家受了雹灾没有种子,借了他一百斤蚕豆,只怕女婿不还给他,提醒了好几次,自那以后女儿两口子便很少给他来帮忙干活了。可是蔺伯除了留给自己的口粮和必须的也是少的家用的钱外,其它的收入都变换成钱给了儿子,据说儿子要买车差钱。  蔺伯是个大忙人,很少串门,就是一到冬天农闲时节,不是砍柴就是拾粪,村子和村子周围的牛粪、狗粪、猪粪都被他拾得干干净净,倒进了他家的粪堆里,成了村里的义务清洁工。村子附近的粪拾完后,他就上山去拾牛粪马粪,晒干后大块的码起来冬天烧炉子做饭,小块和碎末堆到闲房子里烧炕。但只要他串门必然有事,不是借东西就是央求干活或者有其它事情。偶尔也有不借东西和不央求别人帮忙的时候,那就是近遇到了一件开心的事情,想给人炫耀一下,或者遇到了一件不开心的事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愤怒。比如他突然对平时并不看好的人夸赞起来,那就是一定占了那个人的便宜,突然对平时关系不错的人说起缺点,就是想占便宜而没有占上,突然大骂起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自己不但没占到便宜而是吃了点小亏。  蔺伯在给人做木活的那几年认识了一个外县的风水先生老杨,当地人都叫杨风水。他将杨风水请到家里招待了一顿,然后让杨风水看了看他家的住宅和祖坟,杨风水说你家的祖坟很好,会出一个举人的,过了两年儿子考进了甘农大,于是他对杨风水佩服的五体投地,便拜杨风水为师学习风水,由于文化程度太低,杨风水给了几本书他都看不懂,也就只好放弃,但他从此迷恋上了风水,只要和别人一块出山干活或走路,就会指着山头说这是龙抬头,又指着另一个个山头是凤凰展翅,圆形平地就说形如锣金银比铁多,圆形的山头就说形如鼓金银多的无法数等等。村里刘家的一个孩子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前三名,蔺伯逢人便说刘家的祖坟多么多么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这娃以后会是当官的,后来因为家庭困难,初中毕业就不再上学而开始打工了,从此再也听不到蔺伯说刘家的祖坟多好了。  蔺伯也喜欢喝两盅,但从来没见过蔺伯买酒,多买一包五块钱以内的烟。但也从来没见过蔺伯喝醉过,倒不是他酒量有多大,而他很会观言察色,又善于夸赞人,遇到慷慨大方的人,他夸赞一番,就不需要买酒的,遇到比较吝啬好计较的人,见酒快喝完了就找个借口溜掉了。如果在外村喝酒,他会很热情的邀请一块喝酒的人到他家里来做客,判断那些人不会来的情况下,他邀请的更加热情,并且会许诺杀鸡买肉,别人见他这样热情的邀请也就不好意思让他当时买酒了。有一次两个和他经常喝酒的外村人,见他邀请的很诚恳,答应来他家做客,他以为是说说而已,不料过了些日子,他正在院子里编背篼,那两个人真的来他家喝酒了,听见那两个人在大门外向邻居打听他,他便赶紧给婆娘交代了一下从后门里溜走了。       共 30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康复保健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