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骇客赵汉忠

2019-08-16 19:19:56 来源: 自贡信息港

  在一场罕见的宫廷政变中出局,中国房地产业不安分的“老枪”表示愿赌服输——他正试图以操盘手的身份卷土重来

  在上海兴国路香樟园咖啡厅,易居中国董事局主席周忻和他的朋友复星集团董事长、联席总裁范伟正在探讨一个困扰他们已久的大想法。 过去半年,他们联合16家企业打造的民企馆在上海世博会获得了极大关注,这鼓励他们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每一个对产业转移充满热情的内陆二三线城市应该都需要一个民企聚集地—不仅能够办公,也能抱团做生意和的城市综合体。6月份,他们决定成立一支房地产基金,在全国复制这种模式。 听上去这并不难—周所领导的易居中国是迄今为止一家上市的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而郭广昌麾下的复星地产则是中国开发经验的房地产商之一。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谁来统领这个从未出现过的新基金模式,却成为周忻和郭广昌首当其冲的难题—两人从自己公司里都提了很多人选,但都不甚满意。 于是,在今年7月底的一天下午,周忻、郭广昌、范伟决定约赵汉忠喝一次咖啡。半小时后,一家由复星、易居和赵汉忠发起、迄今为止规模( 0亿元)的人民币房地产私募基金“星浩资本”随即诞生,赵汉忠任基金CE0。 一个大胆的押宝。自称“老枪”、喜欢抽雪茄、个性豪爽如军人的赵汉忠已经5 岁,他拥有中国房地产界成功的那部分人鲜明的特质—敢于不断“越位”。过去十五年,赵在(SH.600 8 )从基层人力资源职员做起,成为权势的高级副总裁。期间,赵率领金地2001年上市,从无到有缔造销售额占据金地半壁江山的上海公司,更以开发商身份募集到支海外房地产基金,其激进的个人职业史几乎等于中国房地产企业的升级史。“他一个人打下了金地的大半江山。”原金地上海公司营运中心总经理黄海滨向《环球企业家》指出。不过,坏消息是:过去几年,赵卷入一场错综复杂的金地控制权斗争中。并在的决战—发生在今年6月份—中成为失利者,主动辞去了金地董事兼副总裁职位。 为何启用这样一个看上去难以“驾驭”的经理人?“他是房地产行业不可多得的经营全才。”周忻向《环球企业家》回忆,在6月底,周忻在世博会民企馆遇到了赵汉忠。赵一边观看奇幻的“活力矩阵”表演,一边主动向周忻探讨着民营企业总部的想法—赵汉忠可能是中国为数极少的拥有开发商与房地产基金控盘经历的人—这正是周和郭广昌想要的模式。“我意识到,我们需要的强势领导人终于出现了。” 周说。 赵汉忠被选中的另一个原因是:尽管已过知天命之年,但他和所有被放逐的职业经理人一样,渴望通过来证明自己。“从金地离开后,很多人认为我连路都不会走了,但我想他们都错了。”9月18日下午,坐在《环球企业家》面前的赵汉忠表示对自己在金地的结局“愿赌服输”,他更愿意赌一把自己的未来。 赵汉忠的“第二人生”还有更广泛的代表性。金地控制权之争的另一位失败者—前金地集团总裁张华纲,近期也不断飞往全国各地,去说服那些金主加入到房地产基金投资者的行列;去年年底离职的原SOHO中国运营总裁苏鑫,在今年5月份成立了高和投资基金,向山西民间资本募资,收购北京等一线城市的物业,对资产整合经营后继而出售以获得投资利润;(SZ000616)前副总经理鄂俊宇亦成立了一家名为华府资本的人民币基金。 这是中国房地产行业多年来难得的新变化。短短时间内,四位房地产职业经理人不约而同地往基金人转向,或预示着依靠土地红利野蛮生长的中国房地产旧模式碰到了天花板。更早一步从职业经理人转型为私募基金管理者的汉镒集团董事长郭钧向《环球企业家》指出,在未来,房地产竞争已经从人才竞争或者产品的竞争,转变为资本的竞争。在流动性过剩的中国,民间资本已经从炒房进阶为直接参与房地产开发阶段,而中国房地产私募基金操盘手,将成为一种稀缺资源,有机会来驾驭更大的平台。这也正是郭广昌和赵汉忠得以联手的大背景。

  金地风云 在2010年6月底交出金地集团副总裁、上海公司总经理的帅印后,赵汉忠关掉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1点—人们都以为,这就是赵汉忠的退休时刻。 外界还是低估了他。赵汉忠的职业生涯曾因多次“拐大弯”而柳暗花明。早年,赵曾经报名参军,在刚领到军装之时却接到了华中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从电机设计专业毕业后,赵被分配到一家国有军工厂,但内心不安分的基因让他很快“下海”到武汉一家乡镇企业,从基层一路做至厂长—有车有房有稳定的高收入,赵汉忠职业生涯的伊始,一切都很顺。但赵汉忠很快就厌倦了每天吃吃喝喝的日子,他做了一个在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辞去厂长职务,南下深圳闯荡。 1995年赵汉忠在深圳遇到了他的校友、时任金地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凌克,从没做过外贸的赵汉忠成为了凌克的副手,并随着凌克在1998年成为金地集团董事长,而成为金地实力派领导人。 凌克是一个富有逻辑、行事严谨的,这与赵汉忠敢于冒险、屡屡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禀赋,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初这也被凌克视为可以互补的良性合作。2001年,赵汉忠被凌克委以金地重任,当时竞争对手大型改制国有企业林立,金地仅为深圳福田区属企业,外人看来机会渺茫,然而在赵汉忠的全力准备和努力下,金地竟然成为建设部圈定的首批 家试点上市企业,几乎在一夜之间全国都知道了深圳金地。 而在赵汉忠众多功劳之中,的莫过于在七年内把上海金地公司从无到有,打造成金地集团的顶梁柱。 2001年上市初期,一直盘踞深圳的金地酝酿进军上海中心地块,却因实力不济在拿地方面苦无进展。随后的200 年,赵汉忠临危受命出任上海总经理,改变策略,毅然将上海市中心的集团进军目标转移至远郊,一举拿下南翔2100亩地的土地储备。 在当时市郊尚未进入上海城市规划及商视野的背景下,这被视为一场豪赌。然而再次令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随着上海金地格林春晓和格林世界等在上海热卖,赵汉忠“冒险”的赌博给金地带来了丰厚的回报。直至2009年,赵汉忠带领上海公司实现销售10 亿元,几乎占据了金地集团业绩的半壁江山。万科甚至特意将赵汉忠手下销售经理挖过去,出任万科上海公司销售总经理。 然而,随着赵在金地的影响力渐盛,凌克对这位热衷组织团队徒步旅行的重臣并非始终如一的信任。一方面,赵能力突出,有雄图大略。另一方面,在金地管理层内部,赵很早便有了“反对党”的称号。“个性很直,只要是他不喜欢的,或是他认为不对的,就会直接说出来”,一位金地集团董事向《环球企业家》透露。 赵汉忠成为“反对党”的另一个背景是金地股权结构的极度分散。金地大股东深圳市福田投资发展公司也不过持有不到8%股份,第二大股东福田建设更是仅持有不到4%股份。金地并未如股权同样分散的万科那样,有扮演的角色。董事长凌克、总裁张华纲和实力派赵汉忠这三驾马车势力比较均衡,这也造成金地自从2007年以来就内斗不断。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儿童健脾胃的药排行榜
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