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维术士 第624节 少年斯派维

2019-12-05 07:08:25 来源: 自贡信息港

超维术士 第624节 少年斯派维

格蕾娅笑完后,突然一顿,对安格尔低声道:“我感觉你对这些魇界生物很熟悉嘛?”

“都是导师给我说的。”安格尔说罢,无论格蕾娅用任何言语试探,都沉默不语。

格蕾娅担心桑德斯突然回来,无奈停止了追问道:“看来你们师徒俩瞒了我很多事。好吧,毕竟我是外人,也懒得计较了。”

安格尔见娜乌西卡靠在不远处的大门口,他走了过去,将血脉瓶丢给娜乌西卡。

娜乌西卡正要拒绝,挂在巢穴上的格拉克却开始嚷嚷起来:“喂,那血脉是我的东西!等我得到肉身后,我还要用的!”

恰好,这时候桑德斯出现在了门口,他手里拎着一个昏迷的少年。

听到格拉克的叫嚷后,桑德斯嗤笑一声:“血脉瓶是你自己亲口说送给她的,也是你自己主动丢的,现在想要回来,晚了。”

格拉克脸上露出急色:“那是话术啊,我不丢诱饵她怎么会上钩,不作数的!”

桑德斯将手掌拎着的少年往地上一扔:“说出来的话都不作数,那我也可以。”

格拉克沉默了,看了眼地板上昏迷的少年,是个纯粹的凡人,但有成为巫师的天赋。资质还可以,重要的是,这家伙是个血脉侧的胚子,和他的路数很相近。一旦侵占这人的身体后,可以快速的走上轨道。

有志者能屈能伸,今天我就忍了,总有一天我要撕开你虚伪的面具!带着这样的想法,格拉克咬牙应道:“好,我说话算话,那血脉瓶我不要了。我这边已经撑不住了,桑德斯你赶紧把他送上来。”

桑德斯拎着少年来到格拉克的身前:“来吧,先把丁原默克誓言发了再说。”

在格拉克念叨着誓词的时候,安格尔则对一脸忐忑的娜乌西卡道:“看吧,导师也承认了这是你的东西。你靠自己能力忽悠来的,你就拿着吧。”

这瓶珍贵的尼德恶魔血脉,对他们三个学徒而言,其实都有莫大的诱惑。

不过,珊已经融合过血脉了,想要注射这个尼德恶魔的血脉,除非洗练一身血脉,这里面的成功几率先不说,洗练的价格也不是珊能承受的。而安格尔身上已经有了“莎娃”的投影血脉,虽然目前没看到天赋神通,但投影血脉却是适合他,也不会有失败率问题的上佳血脉,凭着这个血脉晋级巫师是没有问题的。

哪怕拥有投影血脉的人,可以同时注射新的血脉,但他也没有打算这么快就寻找新的血脉。

所以,这瓶血脉其实适合的还是娜乌西卡。

她本身是血脉侧,如今已经二级学徒却还没有融合血脉,这导致她在血脉侧里很多的技法与戏法都不能使用。虽然靠着强悍的体魄,她的战力还算不俗,但终究落了下乘。

一旦融合了这瓶血脉,娜乌西卡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前提是要融合成功。

不过,成功率这种东西,总有办法提升的。血脉侧还有独门秘法,尼德恶魔血脉虽然珍贵,但也不像湛蓝血脉那种毫无数据可言。

只要娜乌西卡稍微用点心,成功率也不是什么问题。

终,娜乌西卡还是收下了这瓶血脉,虽然她表面看上去很冷静,但从她时不时勾起的唇角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激动与欣喜。

祸福相依,大抵如此。

另一边,在桑德斯的护佑之下,格拉克的本源灵光也终于进入了少年的灵魂之地,在秘法的辅助下,毫无顾忌的将少年本就孱弱的灵魂灭杀。

不久后,少年睁开了眼。

他睁眼的件事,便是看着天空中那具即将被金线卷入虚空的肉身,他的眼里带着一丝怀念与遗憾,深深叹了口气。

悲戚只是一时的,对于一个曾经成就过巫师的人而言,心性十分坚定。从他毅然决定放弃原身的打算来看,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沉湎过去的人。

哪怕格拉克有万般狡诈诡谲,但他的巫师心性是不会改变的。

等到曾经的格拉克肉身被彻底拉入虚空后,少年这才低垂下眼,打量目前这具身体的情况。

半晌后,少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总体而言,这具身体还不错。

这时,一个胸章从天而落,掉在了少年手里。

少年脸上露出惊疑之色,这个胸章刻画了一个小恶魔的形象,是他一百年前拜托天空机械城的炼金大师炼制的空间道具,内里承载了他绝大多数的家当。

在他放弃原身的时候,便将胸章上的高级契约魔纹破除了,等同说,这是一件无主的、且含有大量珍惜物品的空间道具。

“你不要吗?”少年拿着徽章道。

桑德斯淡笑道:“我对你的这些家当不感兴趣,也不想浪费一个丁原默克誓言在你的空间道具上。”

“既然将你的东西还给你了,我现在要行使你立下的丁原默克誓言了。”桑德斯顿了顿,在对方忐忑的表情中道:“你认识芙萝拉吧?”

少年点点头:“鲜血女巫芙萝拉,谁不认识。”

“我的要求,便是你以‘亨德拉誓言’拜入芙萝拉门下。”桑德斯嘴角勾起一抹笑,怎么看,怎么邪恶。

亨德拉誓言,这是一个拜师时的誓言,没有太多的限制,但有一点是绝不允许的,那便是“背叛”。所有背叛者,灵魂将会彻底的消散,永无宁日。

桑德斯的这个要求,等于让他放弃曾经自己在晦夜之锋经营的一切关系,一切财产,真正的从头再来。

少年的表情有些纠结,但奈何他已经发出了一个丁原默克誓言。桑德斯提出的要求,也没有违背丁原默克誓言的限制,他依旧是自由的,只不过是换了个师门。

在挣扎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点点头:“好,我答应这个要求。”

他的脸上充满着哀伤,先前还在想着,总有一天会撕开桑德斯虚伪的面具。可现在他要拜芙萝拉为师

,等于是进入了桑德斯一脉,他还怎么去撕开他的虚伪面具?

想到这,他就一肚子苦水怨念。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这个要求,那就和过去彻底告别吧。‘小恶魔’格拉克已经成了历史。”桑德斯道。

少年听懂的桑德斯的意思,无奈点头:“其实格拉克也是我的假名,我真名叫……斯派维。”

当他说出斯派维之名时,在场诸人眼里都闪过一丝异色。

一提到斯派维,对所有南域巫师而言,个想到的肯定是五千年前的那位传奇人物——诡诈大巫师斯派维!

一位靠坑蒙拐骗,走上传奇之路的大巫师。

没想到格拉克这个名字是假的,他的真名是斯派维?难怪这家伙的行为那么的出格,有个同名的人在头顶上飘着呢。

“没人知道我的这个名字,我的亲族也早已死去,我以后索性就用回真名吧。”少年斯派维无奈道。

桑德斯点点头,他要的只是一个态度。格拉克不愧是曾经为巫师的人,倒是很上道。

格蕾娅这时突然传音道:“还是你厉害,三两句就搞定了一个小恶魔。而且,就目前来看,他未来之路不可限量啊。”

桑德斯笑了笑,他之所以看中格拉克,也是因为他知道,格拉克哪怕从头再来,依照他的心性,再次成为巫师并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他如果能收敛曾经关于“诡诈大巫师”的一些坑蒙拐骗的痕迹,以后成为真知巫师也不是难事。

而如今,格拉克用回了真名,这就是一件向好发展的事。不仅桑德斯看出来了,格蕾娅也看出来了,所以她才这么羡慕嫉妒恨。

桑德斯没有与格蕾娅多说,带着斯派维走了过来:“这边事了,接下来就是离开这里了。”

格蕾娅立刻问道:“你有离开这里的方法?”

桑德斯点点头,离开这里的方法,不久前安格尔通过心灵系带已经告诉他了。

格蕾娅脸上浮起一丝兴奋:“既然有离开这里的方法,不若我们去一些珍物馆挑挑,带些东西再走?”

格蕾娅的思维和珊的思路,在某个程度上重合了,都想着如何趁火打劫。

桑德斯摇头:“现在就离开吧,迟则生变。而且,夹层空间越来越多,我们进去的话,很有可能死路一条。”

既然桑德斯都如此说了,在场诸人只能点头应是。

重新走到了城门口,看着前方黑暗的迷雾,每个人心中都有些沉甸甸的。哪怕他们要离开了,但这陷落的一城,却可能永远无法再次兴盛了。

“走吧。”桑德斯示意安格尔带路。

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安格尔蹲下身招呼斑点狗带他们离开,斑点狗“汪汪”两声,走入了黑暗迷雾里。

“跟上。”

在斯派维与格蕾娅探究的目光中,众人纷纷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格蕾娅还在低声询问这只狗的来历,不过桑德斯却不置一词。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也正在心灵系带里询问安格尔关于这只狗的来历。

“根据弗洛格与福克斯的对话,这只狗好像是约克夏偷偷从魇界带出来的。它的原主人是迪姆大臣。”

“迪姆大臣?”

“迪姆是我们帕特庄园的铁匠,我估计迪姆大臣就是他的投影了。”安格尔思忖道。

长兴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枣庄市口腔医院
深圳治疗卵巢炎医院
安徽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