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女孩八台戏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8:58:57 来源: 自贡信息港

一  还是肖英运气好,她被老板调去基层煅炼一个月,期满后可能就会晋升为总经办助理。她手头的工作全部转给了我,这二十多天来把我忙得团团转,每晚连睡觉时也被电话吵醒。今天下午总算偷点闲,一到下班时间我就躲上阁楼倒在了床上。  “下班啦,怎么还在做?老板是不是给了你双份工资呀?”  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叶梅到了。  “行行行,我这就好了。我想不通,你怎么会天天想着往外跑,靓女,今天又要去哪里?”  我暗自好笑,面对风风火火的叶梅,孙兰的声音永远是温柔的。  “不去哪里,随便逛逛不行么!”  “好吧,谁叫我前世做男人的时候就欠了你的呢。我履行以前说过的话,在你没有找到男朋友之前,我天天陪着你!”  “铃铃铃——”  都下班了,还有电话,一定是私人的。我正要跑下楼去接,谁知叶梅抢先一步。  “喟,您好,请问找哪位?”  也只有在接电话时,叶梅的声音才有一点女性的特征。  “别哭,你在哪里?好,我们马上到!”电话挂断了,叶梅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德哥——德哥,快下来呀,红莲的手机被人抢了,正在花园街边哭鼻子呢!”  我“咚咚咚”地跑下楼,“真的假的?千万别被那个小鬼给耍了!”我想起她平时喜欢搞恶作剧,心里有点将信将疑。  “不会啦,她哭得很伤心哪。那个手机,还是上个星期三我帮她选的呢,一千五百多块呀,哼,要让我抓住了那个抢——还愣着干嘛,我们快去吧!”  叶梅性急,想过来抓住我的手往外拖,吓得我赶紧乖乖地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这年头,女孩子的手千万不要乱碰,更何况是在街头上走,万一被哪个中意她的男孩子看到,我可就惨罗。孙兰的工作还未做完,我只好让她不要去了。等红莲回来,安慰之类的工作还靠她呢。    红莲没骗人,手机真的被人给抢了。这种事情在广东,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了。在四个女孩子中,红莲的年龄小,还未满18岁,今年高考原本上了专科,可她觉得家里经济状况不好,为了两个弟弟妹妹能够继续读书,就主动要求出来打工了。平时,她可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还时不时给我们开点玩笑,是个很惹人喜欢的小姑娘。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我身边的四个女孩子明明每人在演两台戏。她们四人分成了两组,虽然同住在一间公司宿舍,可是平时玩的时候叶梅总跟孙兰在一起,肖英就和红莲在一起。现在肖英去了下面的发行站,红梅有时只好单独行动了,要不,这次手机也许不会被人抢。但不知为什么,她们四人中的每个人都愿意和我一起玩。也许因为我是过来人,对她们中的任何人不存在非份之想,有安全感一点罢;要不,就是像我这种年龄的男人在她们眼中看来还有几分魅力——嘿嘿,臭美!  她们知道我平时在写东西,总是追着问有没有的爱情小说脱稿。我满脸装笑:“你们四个女孩子中,除去红莲刚参加工作,其余的三人应该都有恋爱史罢,能不能一人告诉我一段经历呢?综合起来,就是一篇不错的爱情小说呀!”  嘿,你妄想!我们的隐私,为什么要告诉你,除非,你请我们去大吃一顿,我们高兴了或是喝醉了,你就有收获了!姐妹们,同不同意?再说了,德哥一年拿那么多稿费,请我们吃一顿还不是小意思!  叶梅嘴快,总算同意和我谈条件了。我惊喜,马上直拍胸堂,“想去哪儿吃饭,你们选地方,我买单!”    二    “干!”  “干,为了我们的合作!”我才喝了三杯,脸就红了。  “干,为了我们成功地狠狠敲榨德哥一回!”看看,叶梅,这家伙的一张嘴就是这么利。  “干,我祝德哥妙笔生花,好作品源源不断,我们的饭局也一场接一场!”孙兰平时讲话少,可在该讲的时候,她当然不会落后。  “德哥,我在敬你这杯酒之前,你要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听说你在广东打工八年,有没有过情人或红颜知己?”  肖英只喝了半杯酒,脸上红得很好看。在四个女孩子中,算她年纪大,今年21岁。在没有下基层实习之前,和我的交往较多,对于个人感情上的问题,她比较看得开,常常和我交流她的想法。  “这个嘛——你想知道真的答案还是假的答案呢?”我夹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嚼着,以退为进。  “废话,当然要真的!”又是叶梅,如果少了她,今晚的气氛就不热闹了。  “叶梅,你能不能温柔点?我不是要你对我本人温柔,我是说你要学着改变一下你自己,如果一个胆小的男孩子和你在一起,他会觉得你太厉害而中途当逃兵的!”在他面前,我从来就是直话直说,因为我知道她不会生气的。  “就是,德哥是在教你怎样当淑女,现在不学,小心将来真的嫁不出去!”肖英总是会打圆场,能善解人意。如果不是因为身材有点胖,她应该是男孩子理想的结婚对象。  “干嘛要嫁人?整天要看男人的脸色,烦死了!一个人过有什么不好,现在不是旧社会,单身女白领大有人在,照样活得潇洒。我才不会因为一个臭男人而去改变自己,再说了,这个社会上的好男人都已绝种了,我还是不冒险为好!”叶梅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好好好,大家共同干一杯!为了今天的快乐,也为了明天的幸福,好吗?”我赶紧岔开话题,因为叶梅和肖英平常总是拌嘴,每次的观点大相径庭,我可不希望好好的一顿饭花了钱还吃得不爽。  饭桌上,红莲听得多,说得少。孙兰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听说她已谈过三次恋爱,可都失败了,在这几个人当中,她的经历可能比肖英还丰富。  酒不醉人人自醉,结果散场的时候,孙兰倒在叶梅的怀里,哭了,说了一大堆什么“你既然不喜欢我,可又为什么要求我跟你住在一起”之类的话。我不了解详情,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她背后的故事,除了她本人之外,只有一个人了解,她就是叶梅。如果找个机会和叶梅聊一聊,不知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好人做到底,散场后我拦了一辆的士送她们四个女孩子回公司。我一个人散步走到天河百货的天桥上,点燃一支烟,让深秋的夜风吹着我的脸。喝完酒后立在夜风中,那感觉真爽!    三天之后的中午,叶梅面带微笑,塞给我一张纸。  “怎么,终于想起写情书给我?”我喜欢拿她开玩笑。  “你这个老头子老不正经,我真要嫁给你的话,你还不敢要呢,因为家里的嫂子会和你拼命的!你不是要我的感情经历吗?吃人的嘴软,我是来交卷的。我事先可警告你,你不要发到网上去破坏本姑娘的光辉形象啊,要不,我可饶不了你!”  我一阵惊喜,叶梅就是与众不同,她整天一副大姐大的样子,会有一场怎样的感情经历呢?  “喟,你发什么愣,要不要嘛,我数一二三,不要我就撕了啊!”  “要,要,要——感激都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要呢!”看我这家伙,是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哇。  “不要你感激,更不要你请吃饭,明天只要请我一个人吃肯德鸡就行了,我的胃可小呢,来个家庭桶装就可以!”  我的妈呀,又被宰了一回。要知道这年头,我一篇千字以内文章的稿费,也不过区区几十元呢。  顾不上午睡,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叶梅交给我的那张纸。        三  德哥,我不会写东西,读书的时候,我头痛的就是上作文课。我这个人讲信用,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对(兑)现。我只能简单地写出我的经历,请德哥不要见笑。  我出生在湖北武汉的一个工人家庭,爸爸是工人,妈妈是厂办幼儿园的老师。八岁以前是我幸福的时光,因为我的头上有两个哥哥,我小,是父母眼中的宝贝。八岁那年,父亲在一次工厂救火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当时我的大哥还只有12岁。母亲为了养大我们兄妹三人,三年后在好心人的劝说下改嫁了。我的继父是位中学教师,他非常痛爱我,因为他的前妻和他没有生孩子,所以把我和两个哥哥视为己出。他和我的母亲婚后生活得很好,当然,吵架的事也常会发生,但大多是由我惹的祸,继父溺爱我,母亲不依,所以他们常常意见不和而争吵,而我在一旁总是(行)幸灾乐祸。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那件事,继父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受我尊敬的。  那年我刚十四岁,读初二。有天下午上体育课,我参加了集体拔河,突然我的肚子痛得厉害,只好请假回到厕所,我脱下裤子一看,内裤上沾满了血,粘粘的有一股腥味,连外面的长裤上都印有血迹。我吓晕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只得脱下上身的外套绑在腰间,逃也似的跑回家。刚进门碰到继父,因为还未到放学时间,他问我为什么中途回家。我吱吱唔唔说不出原因,只好顺口说肚子痛请假回家的。晚上,我不敢告诉母亲,偷偷地将内裤洗了,挂在外面凉着。我的这一行为被细心的母亲发现了,因为平时我的衣服都是母亲帮我洗的。临睡前母亲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  “梅子(小时候母亲总是这么叫我),别怕,你已经是大人了。做女人,每月都会有这么几天的。”她告诉我不要喝冷水,不要用冷水冲凉,多注意卫生。我似懂非懂地听着,瞬间感觉自己真的已经长大了。这件事母亲或许跟继父说了,或许是继父自己看出了问题,反正从此以后,继父每次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也说不清到底哪里有什么特殊,我只知道的是:以后只要我提任何要求,比如买单车、买衣服、买化妆品等,只要金额不是太大,继父都会满足我的。  当时应该是十月的天气。那一天,妈妈去外婆家有事晚上不能回来,我的两个哥哥也在外地学手艺,家里只有我和继父两人。晚饭之后我做完家庭作业就早早地睡下了,我是一个人睡一间房,妈妈和继父睡在我的隔壁。一般晚上我的房门是不锁上的,因为妈妈说我晚上经常踢被子,半夜她会起来帮我盖好的。半夜,我在睡梦中被一种痛楚惊醒,睁开眼睛一看,一个男人正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塞进我的下体,不停地揉搓着,弄得我好痛。我刚要大声喊隔壁的继父,只见那个男人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低声地说:“叶子,别叫,是我!”  我惊住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这个男人就是我的继父——那个平时视我如掌上明珠的男人。从此以后,我从未开口叫过这个男人,我也没有把这件事说给母亲听,因为我不想影响母亲后半生的幸福。对母亲而言,继父也许还算得上是一位好丈夫,他那晚对我的行为,只能解释为是一时的糊涂吧,但我直到今天,仍然没能原谅他。随着我一天天地长大,慢慢地从书中了解了男人,了解了性,同时对所有的已婚男人有一种说不清的憎恨。高中毕业以后,我独自跑到广东来打工,前几年,有一个男孩子追求过我,可在一次约会时,他的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我当时就打了他一巴掌。从外表上看,我这人虽然很乐观,可是我看不起男人,他们个个都是色狼,男人看女人的眼光,总是穿透衣服去看的,总是口头谈论着哪个女人漂亮、哪个女人性感。对于那些见面一次就同男人上床的女孩子,我很(灭)蔑视。所以暂时,我还不想谈恋爱,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令我心动的男孩子,等到时机成熟时,我自然会把我的身体交给他的。    德哥,我都老实向你交待了,你可千万别笑话我啊。在我、孙兰、肖英和红莲四人当中,我和孙兰玩得,她在广东呆了四年,她的身上,可是有很多故事的,哪天我让她详细地告诉我,然后嘛,不用讲,德哥该知道怎么做了,我所要求的并不多,只不过是解解馋而已,因为公司食堂的菜真的是太难吃了。哟,要关灯了,不写了,晚安!  叶梅草于即日        四    下午接到通知,我要参加公司ISO会议,并且被确定为文件编写小组成员之一。我把手机关了,因为公司明文规定:会议中谁的手机响了,当场要罚100元现金。我很穷,根本没有闲钱来填公司福利基金的帐户,我不喜欢把手机调成振动,因为一有电话,又不能接,心里特急,还不如直接关机,让打电话的人拨一次就挂线。    走出会议室,已是傍晚六点多了。红莲一看见我就说:“德哥,有个女的下午打了八次电话到公司,说有急事找你,打你手机又关机,你看看现在还是关的。”    糟了,我这才记起自己忘了开机。“她留下电话号码吗?那个找我的人。”    “没有,她不肯说,她说你知道的!”红莲说话的口气有点暧昧,好像我德哥真是一个在外面胡搞的男人。    神经病!到底是谁?“她没说她姓什么吗?”我真的不知道会有谁找我。    “没说!”红莲偷偷笑了,“德哥,你是不是在外面妹妹太多,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你这死丫头,人小鬼大,你是不是在中学就谈过恋爱啦?”    “谈过恋爱又怎么样,当时我们班上108人中,就有46对。我收到的情书,就有一本书那么厚呢!”    “呵呵,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老实交待,你看上谁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那可是我的初恋呢!”    “不为什么。德哥现在年老了,想听听你们年轻人的故事,好分享你们的快乐呀!”    “这个理由不充分,再说,你看上去也并不老呀,相反的还有成熟男人味呢。看在德哥平时对我不错的份上,找个时间我再讲给你听吧!”   共 1591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到底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