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丹神 第七十一章 生死之战(上)

2020-01-10 08:44:17 来源: 自贡信息港

武帝丹神 第七十一章 生死之战(上)

坐在演武场上观战的弟子们不由议论纷纷,极少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那些目光敏锐的上师和武师看得清楚,厉向东在认输的时候,手臂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额头上更是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表面上看他神色平静自若,实际上是强自忍耐。

而方啸的情况也没有好多少,他的双手收拢在衣袖里面,盯着厉向东的眼神满带着狠厉和不甘,还有一丝丝的痛苦。

刚才双方前后两个回合的对决,看似平分秋色,其实两败俱伤!

下院弟子间的切磋,极少会如此凶狠,上来就拼尽全力。

但是厉向东已经开口认输,这场切磋也就到此结束。

方啸恨恨地瞪了厉向东一眼,扭头就跳下了擂台,径直离开了演武场。

原本作为胜利者,他有资格继续站在擂台上守擂,按照武院的规则,只要能连胜三场,将赢得相当丰厚的奖励。

显然对于方啸来说,这份奖励根本不算什么!

下院武试的第一场擂台赛,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不过很快有新的弟子跳到擂台上,占住擂主的位置接受同辈的挑战。

大秦民风尚武,在这边陲之地的景云城里,无论是豪门大族还是平民百姓子弟,十有**都渴望成为一名强大的武者。

正是这种尚武崇武的精神,激烈着无数少年进入景云武院学武习艺,千百年来英才辈出、传承不绝!

所有站到擂台上的下院弟子,无不竭尽所能地发挥实力,力求在击败对手的的同时给观战的上师长老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一场接着一场的切磋比试,整整持续了近两个时辰。

啪!

伴随着一声拳掌对击震响,两名下院弟子同时向后倒飞,双双摔落往擂台下。

幸好下方都有武师看顾,两人都没有受伤,但也失去继续切磋的资格。

擂台上,一时间空了下来。

而到了这个时候,下院小比的擂台武试也临近尾声了。

下院的弟子虽然有数千之众,但是敢于上台挑战或者接受挑战的学员却并不是很多,尤其是今天现场还有不少的上师长老在。

自信实力够强的想要脱颖而出,修为不高的自然不愿成为他人的踏脚石。

大演武台上,仲裁武师在等待了片刻之后,目光看向了四周。

他沉声问道:“还有谁要上台来?”

有几名下院弟子跃跃欲试刚刚站起身来,却都被旁边的人给拉住。

嘭!

只见一名身材健硕魁梧的壮汉跃身而起跳落在擂台上,双脚和地台碰撞的同时轰然作响,顿时激起了点点尘埃。

虬结的肌肉在劲衫下块块凸起,光秃的头颅份外惹眼,黑沉的脸庞满是横肉,一对狰狞的熊眸凶光毕露,看上去像是一头择人欲噬的猛兽!

他的左右双手全都套着黑色的连护臂拳套,表面镶嵌的金属甲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动着森冷的光泽。

立刻有不少弟子将这名光头大汉给认了出来。

于是郝雄这个名字,仿佛像是瘟疫般迅速传遍了整个演武场,传递到各个演武台的上师长老以及上院弟子的耳朵里。

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全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谁都知道郝雄出现在擂台上,意味着这场最近在武院里搞得沸沸扬扬的生死对决,即将展开!

演武场南角的演武台上,岳关飞的脸色有点凝重起来,自语道:“炼体六重天?接近七重天修为了!”

作为一名先天境界的强者,他的目光是何等的敏锐,仅仅依据郝雄出场时所流露出的气势,就能轻易地判断出后者的实力境界。

同在一个演武台上的王安国哈哈大笑。

岳关飞的说话声音很轻,但又怎么逃得过他的耳目,不由心怀大畅:“岳大瘤子,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哼哼,后悔也晚了!”

岳关飞哂笑道:“姓王的,都还没开始动手,你得意什么啊!”

王安国摸了摸胡须,不屑地说道:“让你再嘴硬几句,等一下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三个藏书阁执事弟子的名额,我是要定了!”

正式的对决还未开始,两名上师长老倒是先唇枪舌剑起来。

西角的演武台上,一名观战的上院弟子笑着询问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卫师弟,你认为你这个弟弟能挡住郝雄几招?”

他所问的不是别人,正是卫长风同父异母的哥哥卫毅平!

卫毅平满脸都是讥诮之色,冷冷地说道:“我没有这个杂种弟弟!”

那名上院弟子摇摇头:“毕竟还是有点血脉关系的,等他被郝雄给打死了,你如果不方便的话,由我出面来收尸好了。”

卫毅平和对方的关系显然非常不错,表情舒缓了一些说道:“也好,那就麻烦陈师兄了,让我在家里面有个交代就行了。”

陈师兄笑道:“小事一桩,听说东方家的东方凌天看好卫长风,在他身上下了重注,恐怕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卫毅平冷笑道:“东方凌天的眼光太差,当年卫长风或许还有点天赋,现在就是废物渣滓一个,可笑偏偏有人执迷不悟!”

陈师兄想了想说道:“不过他能够得到欧阳峰的认可,而且还拜入东方上师的门下,肯定还是有点门道的。”

卫毅平不屑地说道:“谁知道这杂种用了什么歪门邪道,但就算他有点门道,半个多月的时间,他还能一步登天不成?”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陈师兄,你也不用试探了,我不妨告诉你,我们卫家根本没有当这个杂种的存在,所以绝没有在他身上浪费半点资源!”

被戳破了心思的陈师兄也不生气,笑眯眯地说道:“关心则乱嘛,前段时间你闭门修炼,我在如意赌坊可是把老本都砸下去了!”

卫毅平傲然说道:“如果我来下注,我赌他坚持不了一刻时!”

陈师兄顿时眼睛一亮:“卫师兄,那就承你吉言了!”

两人对视一笑,同时笑了起来。

同一时刻,景云武院外面的如意赌坊,大堂之中已经挤满了手持筹码的赌客。

虽然外面天气寒冷,但是里面却是热气腾腾喧嚣噪杂,这些赌客已经等了很长的时间,很多人脸上都流露出焦躁的神色。

突然间一名赌坊伙计出现在了门口,大声嚷道:“要开始了,郝雄上场了!”

整个赌场顿时沸腾起来,很多赌客七嘴八舌地追问道:“卫长风呢

?”

他们都是在如意赌坊的生死局上下了注的赌客,由于不能够直接进入武院里面观战,所以只能聚集到赌坊里面等待最后结果的揭晓。

不少赌客一早就过来了,在这里足足等了两个多时辰。

总算是等到了这场生死之战的开始!

郝雄已经上场,那么卫长风呢?

大演武场擂台上,郝雄的目光凝在一处,厉声喝道:“还敢和我一战吗?”

他的声音里贯注了真气,轰响如雷震耳欲聋,咄咄逼人的气势在瞬间攀升到了顶点,满脸横肉抖动带着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无数弟子的目光顺着郝雄凝视的方向,聚集到了还席地而坐的卫长风身上。

在这一刻,他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卫长风呼出了一口浊气,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变化,慢慢站起身来。

他朝着擂台一步一步走去。

那些挡在前面的弟子,不由地挪动位置,让出更宽的通道。

怜悯、嘲弄、惋惜、揶揄各种各样幸灾乐祸的眼神,像是无形的针刺!

没有谁看好卫长风能赢,在这些弟子看来,他所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

正在这个时候,卫长风突然听到了一个怯怯的声音。

他不由扭头看去。

说话的是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和卫长风同样的新月弟子,看到卫长风的目光扫视过来,小脸红彤彤流露出一丝羞涩不安。

聂小玲!

卫长风顿时想起来,这个小师妹是他重回武院的时候,曾经帮过的聂小玲。

旁边传来了轻轻的嗤笑声,顿时惹来更多的嘲笑。

在这群新月弟子里面,卫长风完全是个异类,入院仅仅几天时间就成为藏书阁执事弟子,然后又拜入东方上师门下。

这样的待遇,让人不眼红心嫉都难!

聂小玲的脸蛋顿时涨得通红。

卫长风淡淡一笑,冲她点了点头,脚步不停地继续向前走。

他迈步走上擂台,站到了郝雄的对面。

双方的目光,陡然隔空相撞!

感谢沉入太平洋、wave777、davyno1、失魂草、太阳空间等朋友的打赏支持!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咨询电话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可信吗
锦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东莞白癜风好治吗
河南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