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从花手箱到时裳汇转型路径初探地

2019-02-02 01:38:22

  从"花手箱"到"时裳汇"转型路径初探

  流火盛夏。

  南宁路25号。

  连续两次穿越般的采访。

  她,叫时裳汇,不满两岁,是全新概念的HANATEBAKOVTOV全球设计师品牌集合店,近300位全球独立设计师品牌及700位主力中国市场买手,正将这里打造成时尚产业风向标。在这里的定制车间,你可以看到国际知名设计师张卉山伦敦时装周2018早秋系列高级成衣。

  她,又叫花手箱,算上她的前身青岛服装25厂,已经是60岁的老企业了。楼梯扶手依然保留了原样,4楼微缩型的车间、版房,保留了的设备和技术娴熟的技工,服务入驻设计师需要、企业的辉煌往事,已经化为时裳汇文化新主张,悄然传递着转型中的这家老企业变与不变的思考和抉择。

  董事长是怀抱上青天初心的老纺织人,执行董事是逐渐走向企业舞台中央的80后。两代人以高度的战略协同,大胆试水产业新模式、互联新经济,推动着Since1958的花手箱,稳步转型为服务时尚产业的综合平台。

  两天的采访,在企业新旧替代的场景中穿梭,在两代人转型理念中感悟,认识了老一辈企业家的老把式儿新境界,也深深感佩新一代掌门不为繁华易匠心的坚守。

  沿着时间的长河上溯,我们会发现,时光的打磨,风雨的沥洗,已经将这家传统的纺织服装企业变成了一朵不老的玫瑰,历久弥香,赋予不同时代同样的芬芳。

  时间的玫瑰花手箱

  对话人:黄玉珍

  青岛庄正职业服装有限公司、青岛松井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

  :董事长您好!请您介绍一下企业的发展脉落。

  黄玉珍:青岛庄正公司是一家有着60年历史的老企业,前身是1958年建厂的青岛服装25厂,再往前追溯是四方区的区属企业、作坊式的缝纫厂。

  在计划经济年代,厂里的生产经营一直不错,业务主要以制作职业服装为主,是全国税务系统33家定点生产厂家之一。厂里也生产中山装、其他政府部门的职业装,每年的销售额过千万元。后来,受市场经济的冲击,企因为宽容能融化心头的冰霜业结构单一的主业受到了很大的挑战,领导层开始思考业务转型。

  1994年,我们和日本松井株式会社合资成立了青岛松井时装有限公司,引进日本的先进设备、先进技术和先进的管理,对企业进行升级改造,推出了高级女装品牌花手箱。开始几年,花手箱女装全部出口日本,产销两旺,在日本赢得了良好的声誉,成为高品质女装的代表。

  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的爆发,再加上受汇率波动影响,花手箱女装出口份额出现下滑,利润下降。我们开始把目光投向内需市场,以盛年女性高品质成衣的形象,推进花手箱进驻全国中高端百货和利群、永旺等商场,逐渐拥有了固定的消费群体。

  近年来,互联电商、个性化消费、成本上涨等诸多影响叠加,企业的生存发展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观念转变、战略调整、企业转型现在成为我们全力破解的时代命题,时裳汇就是我们转型的全新尝试。

  :从您的讲述中可以看到,从服装25厂、到花手箱、到时裳汇,企业其实一直是在改革创新中转型。

  黄玉珍:是这样。我们企业是青岛批合同制试点企业、批中外合资企业、批转企改制企业、批打造女装自主品牌的企业,目前也是批从生产型转为互联平台型的企业。紧跟时代步伐,坚持改革创新,是花手箱能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

  :目前,一提到老、提到传统行业,人们普遍感到沉甸甸的。您掌舵这样一家老纺织服装企业,有什么感受?

  黄玉珍:花手箱是一个寓意美好的名字。在日本,传说刚刚出生的女孩如果送给她一个花手箱,年少的她会健康、可爱;年轻的她会美丽、时尚;成熟的她会优雅、富贵。花手箱寓意着女性一生的美满、幸福,我认为做企业也是这样。

  一个企业从小到大寄予了社会各界的美好心愿,几代人为之付出。目前企业正处在艰难的转型期,虽然老企业包袱重些、步子慢些,但是我们在坚守、在努力创造新的增长空间,不能让干了一辈子的员工没了岗位。

  企业主要生产车间搬到胶州后,如何开发利用南宁路25号老厂区?我们设想了很多方案,也有人建议把厂区租出去,办老年公寓或做教育培训,见钱快,还省心。但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公司有的技术力量,多年来,我们每年都安排名技术工人赴日本培训,我们的机器设备也是行业的。我认为,转型首先是要用好优势、放大优势,还是要围绕服装行业做点事。这也是我大半辈子的服装情结。

  :您怎样规划时裳汇的发展?

  黄玉诊:我们把老厂区规划为时裳汇全球设计师品牌集合甚至会改变您的一生店,这是一个高级定制全产业链的服务空间。主要是利用我们的技术优势、设备优势、管理优势、场地优势,引入互联思维,导入大数据智能化,为时装设计师培养和年轻人创业创新孵化提供服务。

  服装已经进入单量、单裁、单制的个性化高定阶段,人们穿衣不一定选大品牌,但一定会选有个性的设计师品牌。设计师品牌个性化强、工艺要求高,我们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技术优势,可以满足设计师的要求。这些技术力量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是老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基础。尤其是,胶州花手箱生产基地一期厂房已经完工,年生产能力可达到40万件,完全可以满足未来时裳汇平台研发创新和设计师力量产业化的需求。

  人才是决定我们走多快、跑多远的关键。这条探索之路才刚刚开始,从时裳汇两年发展来看,到达了我们的初衷。下一步,我们将以时裳汇为基础,联合青岛市纺织服装行业协会、青岛大学纺织服装学院、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青岛时装联盟,共同将这里打造成青岛市青年设计师的筑梦空间。

  逐梦时裳汇

  对话人:江世祥

  花手箱品牌管理(青岛)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从繁忙的生产车间,变成了HANATEBAKO全球设计师品牌集合店,您怎样定义这种转变?

  江世祥:2016年11月26日,时裳汇举行了揭牌仪式,标志着我们的企业正式从生产型转向平台型、从产品型转向服务型、从传统产业转向互联新经济。对于一个近60岁的老企业来说,这种跨度是非常大的。

  时裳汇包括HANATEBAKOVTOV全球设计师品牌集合店,平台上汇集了300位全球独立设计师品牌和700位主力中国市场买手,可以从原创设计一站式抵达消费终端。时裳汇还是一个孵化中心,是青岛市时装行业创新创业中心、时装设计研发定制中心,已经和青岛大学、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青岛华夏职业技术学院、青岛市纺织服装行业协会建立了合作,牵头组织了青岛时装联盟。前期入驻的设计师工作室,包装设计、形象设计等企业有29家,签约服务的企业有35家。时裳汇同时也是一个服装产业综合服务平台,拥有各类国际先进水平的制衣设备、三维人体扫描仪、智能版房、3D打印设备,可以为企业提供注册、融资、打版、制作、新品发布、主辅料甄选、品牌设计、包装等全产业链服务,能够解决设计师的后顾之忧,使设计师专心研发设计,设计稿之外的一切工作,交给时裳汇来完成。

  目前,我们正和一家互联科技公司研发大数据智能应用,建设HANATEBAKO全球设计师品牌集合店智能定制和营销络,推进设计师品牌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设计师是方通吊顶服装的灵魂,也是时裳汇能否进入全球时尚圈层的标志。请您介绍一下入驻时裳汇设计师的概况。

  江世祥:时裳汇高度注重引进具有矿用电线电缆国际影响力的青年设计师,我们希望入驻时裳汇的设计师要有足够的个性,是潮流引导者,风尚制造者。

  中国设计师张卉山是我们青岛人,也是早入驻平台的设计师,他发布的作品好多就是在时裳汇完成制作。张卉山曾荣获英国Dorchester时装设计大奖,还两度入围BFC/Vogue设计师时尚基金,入选权威时尚媒体BOF发布的2017届全球时装指南500榜单,他的设计深受明星们的青睐,范冰冰、霍思燕、周冬雨、李宇春等明星都在重要活动中穿过他的作品。

  除了备受全球时尚界关注的新锐设计师,时裳汇还引进了青岛时装周金奖设计师品牌不裁、时尚潮牌花木深山谷少年等,这些品牌的设计师非常年轻,个性张扬,作品特立独行,他们在更年轻一代的消费群体和互联大潮中长袖善舞,已经拥有了相对固定的消费群体。由于时裳汇产业链服务优势助力,这些设计师们的作品已经从服装主业,延伸到餐垫、茶席、书衣、抱枕等时尚生活用品,这些品牌周边产品,一推出常常被秒杀。

  :设计师品牌卓尔不群,时裳汇是如何还原设计师们天马行空的灵感呢?

  江世祥:近年来,中国的原创设计师不断涌现,他们以卓越的才华带领中国时尚走向世界舞台。但是,聚光灯下的惊艳绝非设计师一人之力,光彩熠熠的T台背后,离不开打版试样、面料严选、精湛工艺等细节的反复雕琢。每一件作品的完美呈现,都有制作端打版师、缝制技师的参与和贡献。

  就像刚才我们在打版工作室看到的,打版师在将设计师的绘稿打版呈现时,会发现许多技术细节问题,他们会将这些问题列出来,和设计师进行沟通解决。设计师作品的制作是单品单人,对工艺要求更高,过去手工刺绣、攒花、钉珠、包扣等等属于锦上添花的点缀,在设计师的作品中可能会上升为服装的主角,需要大量的纯手工制作。每一件美轮美奂的高级时装,都是设计和制作的完美结合,离不开设计师的才华,也离不开工人们的匠心。

  我们提出的不为繁华易匠心老把式新境界不仅是文化主张,也是定制时代设计与制作这种新型关系的描绘。花手箱正以积60年之力打造的技术优势、工艺优势,帮助设计师们实现创意物化,走向市场。

  :请您描绘一下时裳汇的发展方向?

  江世祥:时裳汇是一个集研发、设计、定制、电销、创客于一体的综合性女装(时装)服务平台

从花手箱到时裳汇转型路径初探地

。平台以时装设计研发定制服务中心为核心,以产学研合作为依托,以大数据电子商务为纽带,以银企合作为支撑,提供个性化、一条龙专业服务。通过其探索政府、人才、学科、科研、产业五位一体的技术创新机制,为行业内创业者提供成熟配套的产业链服务,服务大学生和青年创业者,培养产业技术人才,造就业界领军人才。

  目前,时裳汇正加快时装设计研发定制服务中心及大数据中心建设,努力建成我市首家由专业科研院所、行业组织及设计师组成,采用凿毛机大数据、云计算、高科技设备、高智能化工厂、快速反应的设计、电销、创客平台于一体的专业性综合服务平台。未来,时裳汇将打造以大数据为核心,设计研发为引领,服装CIMS(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为方向,品牌时装展示、国际知名设计师为特色的青年设计师筑梦空间,服务新旧动能转换,助推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省内的青年时尚创意产业基地。

  转型关键还是在人

  对话人:郑明梅

  青岛纺织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

  :上半年刚刚过去,请您先介绍一下青岛纺织服装行业的年中成绩单?

  郑明梅:2018年月,全市纺织服装行业工业总产值359.2亿元,增长7.6%,出口交货值101.9亿元,增长3.3%,分别占全市规上工业6.6%和12.3%。2018年月,全市纺织服装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09亿元,增长4.6%,利润10.4亿元,下降13.3%,分别占全市规上工业6.4%、4.3%。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行业发展销售额小幅增长,利润同比下降,出口创汇形势看好,同比实现增长。但总体来看,行业发展压力较大,主要体现在企业成本上升、产品附加值低、内销市场萎缩,转型升级新旧动能转换不足,这也是多年困扰纺织服装行业发展的老问题。

  :您认为企业转型升级的挑战是什么?

  郑明梅:对于转型升级,传统行业、老企业都走到了十字路口,大家都知道要拥抱互联、运用大数据、实现智能化。这个题已经出来了,如何破题?很多企业还是无从着手,没有找到关键点。

  我认为,企业转型升级不单纯是引进互联技术、引进智能化设备,转型的关键还是人,是人的观念的转变,是人的能力释放。

  花手箱是一家老企业,也是青岛纺织服装企业发展的缩影。董事长黄玉珍是一位老纺织人,经验丰富、坚韧执着,带领着企业从计划经济时成功多在穷苦日代一直走到今天。执行董事江世祥是位80后,年轻、有想法,打造的时裳汇平台已经初见成效。

  服装行业是传统行业,人才队伍非常贫乏。缺乏的技术工人、市场营销人才、品牌建设人才,尤其缺乏的设计师人才。设计师是服装的灵魂,设计师人才的匮乏对品牌的生存、发展,对服装行业的发展影响是巨大的。

  花手箱能用这种转型升级,是两代人新旧思想碰撞和选择的结果。这种转型模式既能发挥老企业的传统优势,又融入了互联开放共享思维,整个转型抓住了设计师这一服装行业的灵魂,又扣准了个性化消费升级潮流,从单一的生产型企业,转型升级为时裳汇综合服务平台。花手箱选择的转型突破点正是人才的聚合和培养,很有借鉴意义。

  :现在的消费者为什么更青睐计师品牌?

  郑明梅:现在是个性化消费时代,消费者对服装的时尚化、差异化、个性化需求强烈。女装早已从大批量工业生产,步入小流水甚至是单件定制的时代,制作工艺中的纯手工含量更高。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是服装回归原点的一种体现。

  消费者选择设计师品牌,其背后是对设计师的作品个性和文化主张的认同。服装是有情感、有个性的,人工智能替代不了高端定制的个性因素。智能车间里,机器人可以取代人工完成很多工作,但是工人一针一线的匠心雕琢里融入了人的感情,这种温暖能感受得到、也能看得到。在个性化消费时代,定制服装不再是在生产线上流动,而是在专业的技师手里完成,不为繁华易匠心说的正是这个道理,这是转型的不变之道。

  青岛纺织服装业有过上青天的辉煌,拥有深厚的技术优势和文化底蕴,许多的企业正在谋求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路径。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企业都能走出各自的精彩,为青岛的三个更加做出自己的贡献。

海南照明电筒价格
厦门日废品牌大全
广州折页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