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镰之鸣 第八章 暴走!血屠角斗场

2020-02-15 21:54:15 来源: 自贡信息港

悲镰之鸣 第八章 暴走!血屠角斗场

十米长的金色枪戟在大汉手中如同无重般,双眼瞪着周围人,一时间,竟无人敢上前。

“杀!”也不知谁吼了一句,人群同时暴起,各色器魂光芒大盛,在空中交织成密集的攻势,向中央手持金枪戟的大汉铺天盖地般的涌去……

――

“最后一个了……”黑衣青年手持匕首,寒光一闪,如闪电般刺向凌莫。

嘭――

匕首刺穿了右手,黑衣青年古井无波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当机立断向后掠去。

“这副身体,真是容易受伤呢。”“凌莫”缓缓起身,缓缓拔出匕首,轻舔上面的血液,鲜血的味道在舌尖环绕,久久不散。

黑衣青年只觉得诡异异常,当下也掠出身影,向着另一个方向加速逃去。

吼――龙啸一般的吼声自“凌莫”体内发出,黑的气息在他周身下飞旋而出。背后渗出的血珠打湿了衣衫,一把通体黑的镰刀破肤而出,一道道红纹密集的分布其上,诡秘地让人心生怯意。

血镰,重现!

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凌莫”嘴上扯过一丝诡笑,黑气息包裹着右手,取下紧贴后背的血镰,猛然向那道背影掷去。

旋转的血镰带着破风声,很快地追上那道背影,镰柄抵住他,黑衣青年只觉得血液如同冻僵般,动弹不得。

“给我回来!”一声轻吼,那被黑气息包裹住的右手向后一拉,犹如一只无形的手,瞬间将其带回。

“你说谁是最后一个?”“凌莫”冷冷道,后者的眼神此刻只剩恐惧。

“死吧!”黑衣青年眼珠突然碎裂,身体被血镰轻松割断,一道灵魂冲入“凌莫”怀中的魂珠。

“呼,这感觉是……”“凌莫”喃喃道,两只瞳仁紧密的旋转着,一股破碎之力释放出来,那黑衣青年的尸体瞬间裂成数块,隐埋在黄沙中。

“镜裂,他的瞳术是镜裂啊!”“凌莫”望着不远处的人潮,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运气不错啊。”

黑色气息暴起,“凌莫”跃至空中,手中突然亮起黑光,向着那人潮生生砸下。

轰――

狂暴的力量在人群中炸开,血镰飞舞,横批、顺斩,如同一场华丽的死亡舞蹈,从容而优雅。

各式各样的器魂在血镰面前失去了作用,那来自血镰的威压,仿佛凌驾于一切器魂之上,道道灵魂疯狂地涌入魂珠内,近乎透明的魂珠绽放异彩,显得周围景物都黯淡下来。

一道金光在中心降临,整个角斗场自中心释放着层层金玟,炫目夺彩。

“事情,似乎变得有趣了……”“凌莫”看着从远处散发而来的金纹,喃喃道。

――

金光笼罩在大汉身上,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身体开始产生了质的变化。

金枪戟逐渐化为银白,一道道血红色的魔纹从体内渗透出来,本就高大的体型在此刻变得更为庞大,数米长的黑色羽翼在后背生出,遮住了他那庞大的体型。

一对血红双眸慢慢睁开,羽翼缓缓拍打将他拖向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

“这就是继承的力量吗?”大汉的声音变得深沉,不敢相信一般举起左手,上面密布着诡异的魔纹,猩红的散发出光芒。

恐惧的神情遍布每个人的脸上,当然,不包括重在加速赶来的凌莫。

“是时候清理一下垃圾了。”大汉手持枪戟之向人群,轻吐一字:“爆!”

银白枪戟光芒轻闪,血红如同深海般在众人脚下涌出,随着“轰”地一声,血红炸开,竟连尸体未留,直接化作血海中的一部分。

几道身影同时掠起,手中光芒大盛,直直地冲向空中的大汉。

“哼,蝼蚁一般的东西,不过是垂死挣扎。”大汉轻哼一声。毫不犹豫地抬起手,魔纹发出亮眼的猩红。

嘭!嘭!嘭!

那几道身影还未接近便爆体而亡,便落入血海中消失不见。

“哈哈哈哈……真想不到我肖猛也有今天。”大汉仰天狂笑,那血海也是一阵翻涌。

“恐怕也是最后一天了。”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咻!

一记凌厉的腿风冷不丁的袭来,竟令得那庞大的身躯径直落向血海。

半空中,一道修长的镰刀稳稳托住那身形,正是凌莫无二。

哗啦――

肖猛庞大的身躯从血海中飞起,巨大的黑色羽翼沾满血迹,活脱脱一个血人。

“是你。”肖猛手持枪戟,升至半空与凌莫对视。

“我不认识你,别搞得很熟一样。”“凌莫”冷冷道,“还有,你这个样子真的很恶心。”

“哈哈,气势的确是不同了。”肖猛毫不在意地抹了把脸,血液顺着身体滴落下来,“看来将你留到最后真是个惊喜呢。”

“你会后悔的。”尾音刚落,“凌莫”身形原地消失,下一秒,那包绕着黑色气息的拳头已经至肖猛跟前。

嘭!

两只拳头紧紧轰在一起黑色气息与血色气息互相吞噬碰撞,互不相让。

银白色枪戟向“凌莫”右侧袭来,可“凌莫”身影再次退后数十米外,脚尖微点,轻盈落在血镰上。

“暴怒之主,萨麦尔吗?难怪这血海看起来如此眼熟。”望着手上那血色气息,道。

缓缓闭上双眼,猛然睁开,一道低喝声响起。

“瞳术#8226;;;镜裂!”

眼前的景物慢慢破碎,犹如扭曲空间一般。而“凌莫”目标,便是那巨大的黑色羽翼。

左半边羽翼猛然破碎,丰满的黑羽片片飘落进血海,那坚硬如铁的骨架竟生生裂成碎片,肖猛突兀的下坠,但很快地靠着右翼勉强保持着平衡。

“你竟然敢……”肖猛看着破碎的羽翼,怒从心来,化为一道血影向“凌莫”冲来。

“咦,只能发动这一次了吗

?这身体真是弱啊。””凌莫”摇了摇头,看向那道冲来的血影,“看来只能快速解决你了。”

“少在那里大言不惭了。”血影冲至眼前,却见一修长血镰飞来,顿时冷哼一声,“就凭这个解决我吗?”

“凌莫”不答话,脱离血镰的他周身包裹着黑气息向那血海坠去。

“找死!”肖猛大喝一声,手掌翻动,一道血浪直冲凌莫席卷而去。另一只手猛挑枪戟,迎向那血镰。

而此时的“凌莫”在血海中,黑气息护住其身,掌心不断翻动,一道道黑气息自体内调出,凝聚成一个又一个的奇印……

约有半柱香的功夫,只听“哗啦”一声,“凌莫”从血海之中探出身来。

“回来吧!”“凌莫”纵身一跃,脚尖便点上了血镰,将他缓缓托向空中。

“终于出来了吗?”肖猛舔了舔嘴唇,血镰虽有另行却是中能抵挡一会儿,待得他掌握节奏后便能使血镰节节败退。

“呵呵。”“凌莫”未答话,双手缓缓抬起,只见一团黝黑的烟气缭绕,并不起眼。

“这就是你的底牌了吗?”话虽这样说,但肖猛并未放松警惕,紧紧盯着那团黑烟。

“去!”“凌莫”双手送起黝黑火团,曲指轻弹,那黑烟拖着长长的烟气径直飞向肖猛。

眨眼功夫,黑烟便已飞到肖猛跟前,肖猛不敢松懈,手中枪戟狠狠向之劈去。

哗――还未待劈中,那黑烟便自行散开,化为道道奇怪的黑色符链顺着枪戟慢慢爬满肖猛全身,肖猛大惊失色,慌忙调动血色气息抵挡,但那符印仿佛化为他身体的一部分般,反而越缚越紧。

“暴怒,戒指在怒―黑烟罚之!”凌莫缓缓道。

枪戟自手中掉落,血海缓缓散去,肖猛躺在黄沙上,脸色苍白的望着飞身而下的“凌莫”。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肖猛喃喃道“我不是已经获得继承的力量了吗?”

看着走近的“凌莫”,肖猛眼中只剩绝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