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军医第476章大红脸

2020-01-25 07:16:25 来源: 自贡信息港

逍遥军医 第476章 大红脸

巴克的确有担当:“既然是我的家人,我就舍不得她在危险的工作环境,这是人之常情吧,如果不嫌弃,我可以替代小婉。”

老白不会为这样的情绪感动:“情报战线是个严肃的国家大计,你以为可以为所欲为的替换?”

巴克不打官腔:“怎么看待那是你们的事情,她是我的妻子,我只认这一个理,没有通牒或者胁迫的意思,你们什么时候觉得需要我去做什么,我都可以量力而行的执行,但现在小婉真的不合适了,一来她这形象已经随着日本通缉令曝光了,二来她的确有较重的伤势,枪伤引发的并发症……”

老白捻熄烟头摆摆手:“走吧,跟我一起去平京吧,小向凌晨时候已经返回平京总局,我也是上午才过来的,就是看看你这个在东京搞出一摊子麻烦事情的年轻人到底怎么回事,匡伟这个时候也在去往平京,有什么我们到那边再谈吧。”

巴克没异议,但要求带上了阿怒,本来老白说可以安排人陪少年返回渝庆的,巴克却要带上少年去开开眼界。

不是班机,而是搭乘军机,老白笑称自己如果出现在民航客机上被别有用心的别国探子拍摄到,一定会引发沪海各国情报圈的慌乱。

巴克没问老白到底是什么职务:“形势有这么现实?”

老白点头:“那当然,强国……真正能称为强大的国家,自然会被很多人戒备,无孔不入的到处都有探子,商业间谍,军事,政治各方面的间谍无处不在,现在国家和外界交流多了,受到蛊惑或者诱骗为国外机构服务的国人也多,这条战线的刀光剑影,你不会不明白吧?”

巴克点点头。

军用运输机一点都不豪华,到处都裸露着磨得光亮的金属骨架,老白看巴克神色如常帮阿怒和小狗系好安全带固定在机舱壁上:“乘坐过很多次?”

巴克点头:“安24和安26在东欧用得很多,但我的跳伞履历仅限于一般的空投跳伞,没有接受过高跳低开之类的特种训练。”

老白看巴克是真的不隐瞒自己,话也稍微多一点:“你还是比较清醒,能辨别自己的长短处在什么地方……情报和行动人员的区别,你应该明白吧?”

巴克摇头:“各国不太一样,国内我不清楚,小婉的战斗素养在训练场上还行,上战场需要一点点培养逐步加担子,至于情报获取能力,我就不了解了。”迟疑一下还是坦承:“如果小婉这种情况先放到没这么对立紧张的国家逐步过渡,可能能力培养会更好一些,因为心理素质的培养如果早期突然遭受较大的挫折,很容易影响自信心。”

老白笑得有些无奈:“道理都明白,但国家发展势头这么猛,各处需要的人手大量增加,既要政治过硬还要能力过关,哪有那么多按部就班的时间,军情机构出乱子的事情本来就是最多的,因为这种单位最没有规章先例可循,每天都在应对崭新的局面。”

听到这样有些推心置腹的话,巴克心里愈发有些底。

阿怒对军用运输机的反应反而比在豪华商务机上好,只是专注力在那些荷枪实弹的军人和警卫身上,爱观察的老白注意到:“你们在日本使用的那些枪械呢?”

巴克摊开手:“还没离开日本就拆卸丢弃了,总不能随时把犯罪证据带在身上吧。”

老白嗯一声:“的确,情报人员中具备较强行动能力的不多,行动人员能搞好谍报工作的更少……我想想吧。”巴克这好歹算是个复合型人才嘛。

这想想的结果就是,匡伟在机场先给巴克一个热情拥抱,然后给了他胸口一拳,正要跟巴克握着手说什么,就被老白拉过去窃窃私语了。

从风挺大的军用机场走到边上的几辆suv上,巴克就只跟阿怒一起,低声叮嘱少年这两天如果单独呆着就千万别折腾,该吃吃,该睡睡。

果然等这回又拉进一个颇为庄严又巍峨的建筑群里,巴克和少年就被要求做了最彻底的全身检查,上回的啥的都没归还呢,这次连衣服都全扒光了做透视,换上另外准备的衣裳,不是什么制服,就是简单的衬衫长裤。

老白和匡伟没出现,等待大半天的巴克刚打完盹,就被几个神色匆匆的年轻干练小伙子带到一个会客厅。

原来还有个电视上出现过的国家领导接见了一下他,跟拉家常似的仔细询问一下解救过程,对巴克的勇敢行为作了表扬,无组织无纪律的作风严厉的批评,愿意投身国家隐蔽战线的心态表示欣慰。

看得出来领导对整个过程还是持肯定态度的,还回顾历史的讲述了一下自己那个年代的艰苦斗争,告诫年轻人要放眼未来,开创时代……

巴克尽量把心不在焉掩盖着熬过这一旮旯,看似恭敬的把领导送走,出来终于看见了向婉。

一身灰色的套装,深灰色,搭配白色翻领衬衫,有点古板,但自从受伤以后,第一次看见她穿上高跟鞋,立刻衬托出了修身套装的高挑婀娜,让巴克顿时觉得自己这老婆身材是真够好,原本加重营养养胖了一点,在后期的自行车跋涉中,重新塑身成功,只是看不出来之前那不太明显的瘸腿动作了,因为她侧身扶着个老太太。

向婉的表情很低眉顺眼,既想多看巴克,好像分开一天就想念得很,又要控制情绪做出沉稳的模样,所以就干脆低下头去,老太太头发有点花白了,还戴着老式的钢丝发箍,一件同样深灰色的翻领装现在都很少见了,应该是传说中的列宁装,几十年前的时髦穿着,巴克隐约记得自己老妈也这么捧了本红色小本本拍过照,目光炯炯的看着巴克。

光从容貌上看,跟向婉有那么几分眉眼相似,巴克就知道这肯定是自己丈母娘了,还理了理衬衫袖子才迎上去:“妈……”

立刻把向婉羞个大红脸。

长春哪里治疗牛皮癣好
英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哪里比好
淮安市妇科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